由於只萌輝夜和燐,因此皇樹等等不會仔細描寫。

一開始就進入了奇妙的異世界。輝夜的母親居然是瑪瑙編的鄰居リリム,疑似對白鷗OOXX的女人?皇樹則是她的哥哥,還有搞兄妹戀的禁忌傾向。

總之呢,中間跳過一大段,這對兄妹要為愛私奔,然而輝夜還是不放心母親。結果被皇樹給刺殺,這時輝夜腦中混亂,她終於記起來自己不是人類,而是蜂的王女。

你竟敢……只是個手下的身分,竟敢擺弄我的腦啊皇樹!!!

——這聲音實在是太棒了,多女王多威嚴啊。

之前有人在瑪瑙編時說過輝夜的聲音太柔,不過現在看來輝夜的聲優實在是太適合了。我決定將這兩位女主的聲優列入最愛聲優。

然後皇樹下手殺了她,接下來是OP

主題曲完了之後,輝夜感覺自己沉浸在黑暗冰冷的水底,隱隱約約聽到腳步聲。然後被皇樹叫醒。

發現自己已全裸姿態坐在床上,脖子和雙手雙腳都被鎖鏈束縛住。同時想起了以前被凌辱的記憶,輝夜忍受不了開始嘔吐。一邊聽著皇樹講述他將複製的記憶載入本體令輝夜體驗不同的夢。

這裡也得知了她是因為貴蜂丸才墜落人界,被人類撿去後,被一群雄蜂當作慰籍日日夜夜凌辱著她。之後將她帶出這地獄生活的是皇樹。

然而也只比之前的生活好過一點而已。

皇樹尊稱輝夜為王女,想盡辦法讓她當上女王,同時也折磨著她。想盡辦法讓她成為自己的魁儡。然而輝夜仍然保有高傲的性格,絕不對皇樹低頭。

中間有個樵夫進入輝夜的屋子,輝夜稍微色誘他靠近後就吸食他的血獲取力量。

恢復力量後,激烈的情感也隨即復甦。憎恨與復仇及身為王女的傲氣逐漸恢復。

我不會壞掉,不會被弄壞。啊啊,我憎恨這世界的一切。

詛咒這個命運。詛咒這個世界。

輝夜命令皇樹解開鎖鏈。

將王女用鎖鏈束縛起來也真是奇怪呢。下界有將王女當成狗來飼養的鐵則嗎?

輝夜洗完澡後,套上黑斗篷被皇樹帶往王城。那是她以前生活的地方。

一路上兩人還是針鋒相對。然後第二攻略角色虛出現了。虛是飼養蟲的低等下人,同時也是守門人。看見輝夜的美貌不禁心魂被攝去。

話說越看越覺得瑪瑙真幸福,輝夜生活的好辛苦啊。

進入城堡後,輝夜在玫瑰花園看見了瑪瑙。瑪瑙依然沒變,一副純真甜美的模樣。圍繞在她身邊的空氣十分柔和。輝夜既懷念又高興地從遠處望著她。

輝夜2  

突然,貴蜂丸出現,通知瑪瑙去享用仕女做的點心。

輝夜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一邊想著瑪瑙看起來幸福的模樣為她安心,一邊又抱有著忌妒的情感。看到貴蜂丸也想到了數年前被他刺殺的回憶——

摘完花正準備回去的輝夜,看到了朝她走來的貴蜂丸,突然被他掐住脖子。

……要做什麼?

殺人。

會死。真的會死。

快要失去意識的輝夜擠出力氣用樹枝打向貴蜂丸,雖然立刻又被他抓住,當即捨棄衣物的輝夜瞬間飛起,落到了某處較為安全的懸崖邊。

然後地獄般的生活也是從那時開始——

意識回到現實的輝夜,開始擔心著純潔的瑪瑙是否能接受這樣汙穢的自己?

說起來,這該不會就是輝夜刻意在瑪瑙面前和三隻雄蜂上演活春宮場面?為了測試瑪瑙的反應?

中途又遇見了紅玉。輝夜聞到了某種血腥味。

輝夜記得紅玉曾經在她面前吃掉一個玩伴,而且自己也差點被他吃掉。

同族相食。想起過去記憶的輝夜本能對紅玉產生了厭惡與恐懼。

他們來到了元老院所舉辦的宴會現場。許多雄蜂喝著酒,台上還擺了許多帶血的肉片。這下流會場的還混有若有似無的呻吟聲。

似乎有一些人類被關押在地底下。

元老院的雌蜂開始與皇樹交談,話題談到了現任的女王化身為不停吃人的怪物。以及女王死期將近的事實……

思緒紊亂的輝夜開始漫遊著,此時一個一絲不掛的綠髮少年不安的向輝夜推薦著酒。第三隻雄蜂兼我的本命終於出現了。

對少年產生熟悉感的輝夜為了掩飾不安,奪過酒喝了下去。結果噎到了。

皇樹出現的時候,少年顫抖了肩膀。為了庇護少年而擋在他身前的輝夜推說是為了融入會場才喝酒。少年匆忙道歉後離開現場。

喝醉了的輝夜被皇樹公主抱回自己以前的房間,開始打聽起剛才的少年。

少年——燐是先代競爭失敗的女王候補所產下的孩子。未成為女王就能產卵的燐的母親是個特例,與之交合的雄蜂被殺,自己也被關起來拷問。

燐就成為了連衣服都無法穿的奴隸。然而臉上卻帶著天真無邪的神情。

輝夜想要守護燐那純粹的笑容。

被皇樹問在想什麼,輝夜乾脆的回答在想著燐的事情。

真是個見異思遷的公主呢。對那種青澀的小鬼有興趣嗎?

你是不會懂的。

皇樹不懂也不想懂,不過他願意支援輝夜的願望。

我想要救燐。

而後被發現對燐產生了發情的輝夜被皇樹壓倒在床上。輝夜悲哀的發覺自己經驗豐富的身體容易產生這種現象。

決心救出燐的輝夜再次潛入了那座城裡,找到了縮著一團睡著的燐。

燐  

輝夜想起了以前自己也是這種睡相。地板的冰冷與傷痛,回想起來,不禁咬緊了嘴唇。

只知道地板的冰冷,不知道床的溫暖的燐,就是這樣成長。

感受到輝夜的靠近睜開雙眼的燐,擦了擦眼睛問道。

莫非是……王女大人?

嗯,是的。燐,好久不見。

燐的臉頰泛起紅潮,飛快的從地上奔起。瞳孔濕潤著,快要哭出來的臉上浮現了笑容。

真的是王女大人……!剛才……有著令人懷念的香味,但是……王女大人竟然會在這裡…………

有些興奮而大聲起來的燐被輝夜輕聲訓斥。而後面對提出要解救他的輝夜,燐的面容卻浮出了陰影。

但是我……沒辦法背叛主人。

即使遭受了這種過分的對待?

並不……過分,能被允許住在這裡,有時候,還能被疼愛……所以……

輝夜當然無法認同這種想法,再次邀請燐來到她的身邊。然而即使伸出手,燐仍然猶豫著。隨即燐苦悶的表情轉變為歡喜的笑容。

輝夜大人要回到城裡了是吧?大家都會很高興的,這樣我就滿足了。而且,還記得我的事情,真的很高興……這樣我就很幸福了。

這個乖巧的孩子到底是如何變成日後那病嬌的模樣?我覺得輝夜雖然嘗盡痛苦,但是還是個溫柔的女孩啊……總覺得絕對有體驗版無法玩到的事實。

果然是因為愛吧?照理說燐都被老女人虐待得那麼慘了,被美麗的王女S應該能忍受得住吧?果然是因為由愛生恨?

再次確認燐並沒有跟她走的意願,輝夜當下決定丟下面帶猶豫的燐和皇樹回去。

輝夜覺得習慣了被那樣對待的燐很可悲。已經習慣苦痛的燐早已麻痺。也無法體會他所謂的滿足。

然後回去的輝夜又被皇樹戴上鎖鏈威脅要脫她的衣服,以憎恨和惡毒的言語回應的輝夜被皇樹毆打著,被踢被踐踏著。

本來應該死去的人再次出現,燐也很困惑吧?

突然現身的不認識的雌蜂要自己拋棄主人,會有這樣被引誘過去的人嗎?皇樹的言語激怒輝夜。但她也無法否認自己已經不是以前趾高氣昂的王女,僅僅只是需要依靠皇樹的弱者。

皇樹逼問著就憑這樣的輝夜,也想要救那腐敗的蜂之王國嗎?

才沒有腐敗。

因為,有瑪瑙在那裏啊。

所以那個王國才沒有腐敗……

相信著拼命生存下去的所有人民,輝夜沒有打消過想要拯救王國的決心。

為什麼妳的瞳孔,會那麼美麗的閃耀著呢?背負著那樣的過去,為何依然那麼美麗而澄澈透明呢?

你那混濁的瞳孔,將我美麗的映入了呢。

然而輝夜也開始質疑現在的王國。充滿著恐懼與陰影,質疑著所謂的繁榮是否建立於殘暴之下。

輝夜打算與皇樹互相利用。吃掉蜂,愉悅地吃著人類,不把奴隸當成生物看待,蔑視著蟲飼。

為了消去眾多不諧和音,只要自己成為女王就可以了。

要殺了瑪瑙,自己成為女王?

不,那是不對的。

女王候補必須自相殘殺的這種制度,只要在自己的時代廢止即可。

我要以我自己的方式摸索正確的道路。

皇樹要求正確的請教方式,又開始對輝夜使用暴力,要求她必須下跪懇求他。燃燒著憤怒的輝夜,為了王國及自己的決心,壓下了所有的負面情緒及屈辱感下跪懇求皇樹。

看到這裡我真的超討厭皇樹的啊啊啊!

皇樹繼續冷嘲熱諷著輝夜的低下姿態,被輝夜嘲諷回去他不過是卑鄙的雄蜂之一。皇樹否定,表示自己是崇高的雄蜂。皇樹嘲笑著捨棄傲氣的輝夜,輝夜則回以為了國家這種事不算什麼。

即使現在必須屈服於這男人,輝夜仍然要得到皇樹的知識及幫助。

那麼首先必須報上王女的名號,如果這樣非公開的行動,一切都沒用。

皇樹的話令輝夜疑惑。皇樹解釋燐就是最好的例子,沒有王女的身分,一個少女因為同情覺得可憐而要自己放棄工作,誰都不會聽的。

思考著必須暴露身分的後果正在煩惱的輝夜,門外突然傳來聲音。原來是虛,似乎是因為想見到輝夜所以偷偷摸摸的找來這裡。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輝夜以充滿魅力的容姿和話語吸收了虛成為她的臣下。

皇樹提出要玩一個遊戲。他將成為輝夜的後盾,幫助輝夜成為女王,不會只要求有他一個夫婿,不論她和誰交合都無所謂,想要殺誰對誰復仇都不會有意見。

但如果輝夜輸了的話,就必須給皇樹……輝夜的子宮。

他稱那只是個收藏品,輝夜也不再去思考他的用意。

就算失去子宮也無所謂,如果無法成為女王那麼也不需要生產了。

就快要到選定女王的時刻了。事實上,女王是如何選出,條件沒有人知道。所以女王候補們只是不斷廝殺。殘存的王女不需要經過選定便能成為女王。

但是輝夜要靠自己的力量成為女王。

本來與死無意的自己面前,突然出現了通往未來的路,如果這是命運的導引……那麼自己要成為女王。

輝夜並沒有與瑪瑙戰鬥的意願。

事實上,如果她成為女王,輝夜不介意成為瑪瑙的後盾。

雖說要成為女王,但這種形式對她而言都是一樣的。

 

隨後這個總是帶著輕蔑神情的男人,浮現出自信的笑容,跪在自己的腳下發誓要忠誠於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葉つゆは 的頭像
露葉つゆは

露葉の王房

露葉つゆ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