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輝夜給虛提出了考驗——將燐吸收進她的勢力。

順便調配一套燐的衣服。虛的疑惑寫在臉上,皇樹則說王女帶著裸體少年到處走動非常不成體統。

虛唯唯諾諾的應答,馬上利用蟲吐出的絲織成一套衣服。

輝夜要休息之前又和皇樹再來了一場爭戰(吃肉之類的看了不舒服),第二天,輝夜帶著燐的衣物準備和虛去天界奪取燐,皇樹對燐不感興趣,所以不打算一起去。

場景轉回城內,元老院的雌蜂正在怒罵邊打著燐。此時輝夜現身,雌蜂的老臉上布滿驚訝惶恐,腳邊的燐也是驚訝的睜大眼睛,說出她的名字。

輝夜充滿威嚴的要求雌蜂將燐交給她。

燐急忙對輝夜說自己沒關係,雌蜂也說王女這高貴的身分無須在意這種微不足道的奴隸。雌蜂叫燐快點到裡面去,不要出現在王女的面前。

再度鞭打著燐瘦弱的身軀,燐發出微弱的聲音哀鳴著。

輝夜叫住準備回去的燐。燐異樣的顫抖著並停住了,隨即跪在地上道歉著。

這就是身為奴隸的悲哀。經過調教後深入骨髓的恐懼烙印在身體上。

雌蜂慌亂再次命令燐回去。而輝夜女王開口了。

不聽我的命令是嗎?元老院的大嬸。

那句大嬸還加了敬體。不是おばさん是おばさま喔。

輝夜還在質問的同時,燐在旁邊急忙說著。

我、我只想在這裡侍奉!

閉嘴,燐。

對、對不起!

輝夜與之前不同,完全不給燐表達意見的機會。而對於雌蜂所言,不該出現於外層的世界,連生存都是不被允許的生物即是燐那樣的存在。

這個世上,不存在著不被允許活著的存在。若是如此,那麼我也不得不死了。

虛聽到了輝夜的輕聲命令,立即換出一大群蟲,朝著雌蜂一直線的飛去。拘束著雌蜂的身體,並且不斷增值著。

走到了不安的燐的面前,輝夜拿出給燐的洋服。

在兩人短暫交談之時,雌蜂的哀叫伴隨著壯麗的BGM響起。

彷彿臨死前的痛苦哀鳴讓輝夜與燐下意識地轉頭看去。

鮮血爆出,雌蜂被蟲啃食著,血液幾乎全部流失。

你在做什麼!虛!

輝夜不可置信的叫聲,虛的不知所措,燐叫著主人急忙前去雌蜂幾乎成為屍體的身體面前查看。燐彷彿被凍結了一樣。

不能殺掉蜂,那和殺掉人類是完全不同的事物。

人類是蜂的餌食,而蜂是同族。

心力交瘁並質問著虛的輝夜,當機立斷抓住依然裸身的燐,和虛三人從屋子裡逃出。

三人飛到了樹林裡,輝夜放開了一直緊握住燐的手。

為什麼……為什麼,這樣的……太過分了!

燐的眼眶不斷流出淚水,搖晃著輝夜。輝夜知道雖然不是出於自己的意願,但是造成了那樣的結果的確也有自己的責任。

對不起……我並沒有造成那種狀況的意思……

輝夜在瑪瑙編表現出的高傲也有刻意裝出來及對貴蜂丸的憎恨吧。至少在目前這種狀況下她還有溫柔體貼的心。跟雜誌上那殘虐的形象不太一樣,還是說正式版遊戲還藏有什麼祕密?

輝夜對虛說他做得太過,面對慌亂不安的虛,輝夜壓抑住情感。這個男人聽的是自己的命令,無論如何自己也與他同罪。

雖然厭惡殘殺同族,但這個男人是必要的。輝夜需要有著忠誠心的部下。

於是輝夜宣布虛的考驗合格了。

燐有些情緒不穩的叫著她的名字,拳頭似乎緊緊握住。

輝夜若無其事的叫燐換上為他準備的衣服。

比起衣服……現在應該去自首。我……我會擔負所有的罪責去自首。

燐知道殺了主人是重罪,但是不能讓輝夜王女成為罪人。所以他自己要去自首。

輝夜冷靜的回答沒人要他去自首。

比起這個,燐。今後必須正式的臣服於我,你的主人已經不在了。

對剛失去主人的燐說出了殘酷的話語,然而那也是持續虐待他的主人。輝夜只是救出了燐而已。

輝夜對燐那充滿悲傷的臉頰伸出手指,對著表情驚訝的燐說著。

可憐的燐……今後不會再有恐怖的事了。我會將你當成一隻優秀的雄蜂來對待。

難以言喻的興奮被自己靜靜的封印起來。不想承認那與自己的意思無關而湧上的情感,將它封了起來。

燐已放棄似的口吻說了自己僅僅只是個奴隸。

這裡選擇肯定燐的話語。

是呢。現在你就像你所說的一樣,只不過是個奴隸而已。

輝夜毫不留情的開口,燐靜靜的隱藏著自己的臉。被長長的前髮隱藏住的面容,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有種想窺視著顫動著肩膀與嘴唇的他的內心的感覺。

打從心底希望自己是奴隸的人真的存在嗎?

燐,如果你認為自己是奴隸,就繼續這麼認為吧。

抬起臉的燐的眼睛動搖著,輝夜輕輕的對燐伸出手。

來吧,牽起我的手。如果說不牽的話,就讓我來牽你的手。

確實的抓住了猶豫的指尖,燐的手腕相當細,雖說是雄蜂卻與自己無異。之後燐擦乾眼淚點點頭。

回去之前,輝夜將殺掉蜂的事情與準備反叛的預告寫在信裡,送進了瑪瑙的房間。

瑪瑙……只有她一定要守護住。

光是這麼想,心便揪結起來,胸膛震動著。

即使如此,不以強硬的心態前進的道路是不存在的。不管是瑪瑙還是國家及身邊的同伴們,一定要守護住。

所以這就是輝夜把瑪瑙逼出城外的真相吧。為了不讓她摻合到自己以後的計畫。

一回去皇樹便以嘲笑的態度問著輝夜關於燐的不安,雖然輝夜以環境轉變來塘塞過去,看到不安顫抖的燐,也了解到他有多恐懼。

對他而言,主人應該是他的一切吧。

與皇樹照例的言語交鋒之後,輝夜轉向焦慮膽怯的燐撫摸他柔軟的頭髮。不安的他雖露出了微笑,那份動搖卻沒有改變。

輝夜想要看見燐從前那直率美麗的瞳孔,慌張的將手離開燐的頭髮,交代要他好好待在這裡便與虛一同前往天界。

回到那雌蜂的屍體旁,輝夜將一封信放進她的胸口。上面寫著這人因為私慾私利而被輝夜所處刑。

這樣就必須與母親為敵,同時也會與瑪瑙為敵……這應該是不對的,但是……自己並非無欲無求,但守護自己所愛的東西變是自己的唯一使命。

不需要珍惜自己的命,溫柔與這身體都不需要。

只需要通往勝利的道路,自己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需要。

之後移動到了虛的小屋。那個地方書籍及藥品很多,灰塵也很多。同時輝夜想起了很多自己搞不懂的事情。

應該是為了瑪瑙而刺殺她的貴蜂丸像是完全不管她的生死,之後也沒有動靜。而她被人類捉到的消息傳到了白鷗與皇樹的耳中。白鷗是常常照顧瑪瑙的雄蜂,曾經一度想要營救被人類抓到的輝夜。

明明他應該跟貴蜂丸站在同一立場,也是想要刺殺她的成員之一才是。而且救她的話搞不好會與現任女王為敵。明明女王曾經是那麼的疼愛自己……

與母親的回憶一瞬間想起,之後也想起了被人類抓到了的回憶。

墜落至下界後,輝夜被黃金蜂教團的人們抓住。白鷗曾經承辦救援她的任務,然而不知為何突然失去蹤影。後來救出被一群雄蜂們當成慰籍的輝夜的是皇樹。

感覺似乎有什麼關聯,又似乎沒有。

到底是誰想要對自己伸出黑手?這個城究竟還藏有什麼祕密?或許不知道比較幸福,自己是否要追究到底呢?

回到現實,皇樹嫌虛的小屋很髒亂,輝夜叫皇樹忍耐,並把視線轉移到他身後的燐身上。燐依然縮著身子,眼睛紅腫。

輝夜再次撫摸著燐的頭髮,感到他的恐懼。

我的手很可怕嗎?

雖然馬上得到了燐的否定,然而燐的視線立即又從她的臉落到了腳邊。

皇樹說燐自輝夜走之後一直在哭。輝夜要求讓燐與自己暫時獨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葉つゆは 的頭像
露葉つゆは

露葉の王房

露葉つゆ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