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夜讓還在哭泣的燐坐在椅子上,對他安慰已經沒事了。他的主人是將他當成奴隸的卑怯之人,而輝夜會將他當成優秀的雄蜂,所以沒有悲傷的必要。

燐還是細細的哭泣著,淚珠一顆顆的滾落臉龐,輝夜再度軟聲安慰,但是她的言語好像更加刺激燐的淚腺。

終於輝夜忍不住了,嚴厲的喝止。

立刻停止哭泣!然後,把你的心情好好說清楚。

聽到怒吼的燐顫動著身子,而輝夜忍不住一腳踹了他的臉龐。燐才結結巴巴的道歉。

結果輝夜之所以會開始對燐粗暴,其實也有燐本身的問題吧。

有點後悔的輝夜,平復好心情後向燐道歉。結果燐反而激烈的反駁,說全部都是自己的錯。拚死的主張自己的罪責。

但是輝夜卻曉得那是因為自己心裡也潛伏著某種黑暗的緣故。

燐並沒有錯。

說起來輝夜以前的遭遇,加上時常被皇樹虐待,才會有了那種暴力層面吧。

輝夜再次對燐宣告她已是他的主人,她已經將寫著對元老院雌蜂的處置的信送到女王那裏。

你已經不能再順服於我以外的人了。你也已經除我之外一無所有了。

輕柔的觸碰著顫動的嘴唇,像是要溫暖他似的包覆著燐的雙頰。

別讓我悲傷,燐。不要讓我,憤怒……

明明內容相當強勢也可怕,語氣卻非常溫柔。

你的主人已經是我了。所以不容許你擾亂我的心神。應該明白吧?長久以來一直作為奴隸的你。

輝夜威脅似的對燐這麼說。燐則是怯生生的回答知道了,還叫輝夜為主人。但是燐沒有正面回答她,只是像是領命似的低下頭。

別叫我主人,我和那隻老雌蜂可不同。是王女喔。

拼命道歉的燐又再次低下頭來,一動也不動,肩膀微微顫抖。

不知何時兩人都從椅子上站起來,輝夜再度坐了下去。燐一直沒有抬頭。

我想這麼做嗎?想要讓燐這麼膽怯……

不應該是這樣的。她只是……想要守護燐那直率又閃耀著光輝的雙眸……

那時候,從沒想過有這樣的未來在等著我呢。

聽到輝夜的低語,燐終於再次抬起頭來。

輝夜繼續訴說,小的時候,在城的附近,燐與輝夜兩人常常碰面。那時,燐總是露出靦腆害羞的微笑。

輝夜大人……還記得……

燐的語氣有些激動。輝夜繼續說下去。

無法忘記,裸著身子的小男孩拼命地坐著城內的工作,對於輝夜而已那是副相當不可思議的光景。不管工作多辛苦,從不示弱只是默默工作。

是啊……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你常常被虐待。

身體上總是充滿新的傷痕,被主人一叫喚就緊張得發抖。然而到現在,輝夜都無法救他。

那是因為我……想要在那裏的關係!

騙人。

不是騙人的。

兩人的視線交會。然而,果然是燐先移開了視線。

輝夜繼續說,露出說著不是謊言的表情,總是沒事似的遮掩著,這樣還要說是為了繼續待在那裏嗎?

對於燐的反駁,輝夜說起以前從無聊的城裡出來後,兩人一邊散步一邊快樂的談天說地著。照顧輝夜的人到處尋找她的時候,也是燐把她藏起來的。

非常率直純樸、可愛的男孩子喲。

悄悄窺視著輝夜的雙眸,每當與她對上視線便又會移開,落到腳邊。

現在的你是否不一樣了呢?

這是……王女大人也是……

她怎麼了?輝夜如此反問著。

王女大人以前非常溫柔,現在卻可怕又冷淡……自從那日之後,為什麼突然不來了呢?

這個少年所說的那日,輝夜還記得。她的胸口感到微微疼痛。

如果以為是因為你的話,那也未免太傲慢了。

那天被母親撞見與燐兩人出遊,被狠狠的訓斥了一番。這才是真正的原因。

輝夜裝出一副輕快的口吻嘲諷似地問著。

難道你那之後被痛斥,開始憎恨我了嗎?

才沒有憎恨什麼的……

把戲言當真的燐,有些發怒似的瞇細了雙眼。

和身為王女親近的燐,絕對是受到責罰較為嚴重的那一方。被母親身邊的人帶回城裡之後,輝夜只要想起燐的事情,就不禁痛苦起來。

明明是因為輝夜的關係,燐才會受到如此折磨……卻把錯全歸咎到自己的身上。

自己是多麼的膽小而卑鄙啊……

因為我的錯才導致你受到那種拷問……即使如此,你卻不恨我嗎?

像我這種人,和王女大人視線交會都是種罪。然而我卻什麼都沒在想,還對您抱持著愛慕……

喜歡我嗎?

是的。因為王女大人非常的美麗溫柔……

燐終於露出了笑容。想著輝夜的事情,露出了微笑。

胸口中充斥著,既是悲傷又是高興、既是溫暖又冰冷,被自己也無法了解的這種感情所支配著。

輝夜對燐說從那之後一直很在意燐的事情。每晚擔心著燐是否又被虐待著,自己真是個沒用的王女。燐激烈否決了。

謝謝你,燐。那時候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什麼都做不到……但是現在一定能救你。因為那時的我,已經不存在了。

輝夜悄悄握住燐的手,燐雖然身體有點震動,然而也默默接受著。纖細的手傳來力道,反握著輝夜的手。

輝夜對燐說出自己被瑪瑙的教育者貴蜂丸暗殺的事情,從崖上墜落而下,在那裏運氣不好的被人類給撿到,作為女王蜂被獻上去。

看著燐驚愕的表情,輝夜繼續平靜說道。

在那之後,她從那群人類的身邊被雄蜂帶走,被持續監禁在下界的骯髒小屋裡。說著把洋服的袖子掀開來,數年一直被監禁所造成漆黑痕跡印在肌膚上。

怎麼這樣……太過分了……

燐顫動的手指觸碰著輝夜的手,好像自己也承受了同樣的痛苦似的扭曲著臉。

在那之後,輝夜被皇樹救出來,過了好幾年終於才能回到天界。

為什麼要將這些話告訴燐呢?自己也知道心在動搖著。

燐和自己太相似了……

王女大人……一定,比我還要辛苦吧。所以,才能這麼堅強……

於是輝夜要燐把她所準備的衣服穿上,今後燐便是輝夜重要的臣下。一起支配這個王國,拯救像燐及輝夜這樣的弱者。

是的……王女大人。

燐的臉頰滾落淚水。但是唇角勾起微笑。輝夜的心也陣陣絞痛。

輝夜大人,為了我……為了我準備衣服、為我殺人,真的非常謝謝您。

自己已將燐完全俘虜了……一瞬間這麼想道。

之後四個人就在虛的小屋子裡思考作戰對策。皇樹正在寵愛寵物般「疼愛」著虛,正確來說是玩弄他的蟲。

皇樹踹他的蟲,虛就尖叫。燐也被嚇到拉出了一大段距離。

輝夜被吵到不耐煩,叫他們出去。正在讀書的輝夜說自己在思考策略。

總之皇樹又再次踹了虛的蟲。

之後輝夜宣布了她決定攻略王城的計畫,其他兩人都沒意見,燐也表現出無條件支持。

最後就是瑪瑙編的那裏了,輝夜和她的臣下們接受著眾人的歡呼進入城內。

她也看到了瑪瑙。

瑪瑙,我回到妳身邊了喔。

這就是輝夜所想的,也是輝夜體驗版的最後一句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葉つゆは 的頭像
露葉つゆは

露葉の王房

露葉つゆ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