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修  

理所當然地先跑我的本命加修先生

不過玩過後面的話就會發現應該先跑其他線的,不然就會有種違和感。加修的路線中除了葛葉有露個幾面,就幾乎沒有其他人的出現了。而且和其他老師比起來,加修線比較沒有所謂大人」的魅力,女主角反而還比較成熟。他的路線劇情雖然不壞,但也不能算是我最喜歡的。

不過因為可愛還有柿原徹也的加持,妥妥的還是我的本命!

首先來介紹我們的女主角——川奈妃那。其實名字是ヒナ,由於是片假名所以想試著翻成個比較洋風的漢字。

 妃娜  

雖然看起來是個標準的乙女型主角,乖巧柔順可愛。不過妃那其實很有主見,也有些女孩子的小狡猾,很積極努力也有優秀的資質。各個路線都有讓我迷上她的魅力啊。

特別是加修先生的路線妃那一直不斷地吐槽!

加修線一開始,是妃那與友人一起去化學室打掃,之後留下來整理的妃那發現了在掃除櫃附近的兔子布偶。突然出現的加修先生質疑是不是妃那偷了布偶,妃那當然連忙否認,之後加修也記起來了是自己弄錯,露出天使般的可愛笑容給妃那他最喜歡的糖果當作賠罪的禮物。

 加修  

知道妃那也喜歡甜食的加修對她好感度直線上升,所以半強迫的讓她進了化學部這個社團,當然社團內只有妃那一人與身為顧問的加修。

此後開始了妃那被加修先生耍得團團轉的生活。先是被餵食了放入會使人發笑的藥的糖果,然後為了測試食用速度點了大量餐點,還在學食(學校食堂)眾目睽睽之下想要餵食,還有校園內的尋寶,雖然讓人完全無法理解到底寶在哪。

結果被加修弄得筋疲力盡的妃那,看到加修出現的那一瞬間,本能性的拔腿就跑。完全忘了走廊上不能奔跑,還有看到老師必須打招呼。

於是那天放學後妃那收到了一封信。

踏上指導室的妃那看到的是與平常可愛無害的模樣不同,拿著一堆手術用具露出略微黑暗笑容的白衣惡魔加修!把妃那嚇個半死之後,才說第一次不會做到那樣,但是之後也會持續監視她。

話說加修居然還很不滿妃那發誓以後不再違反校規,要她繼續貫徹壞孩子的行徑,這樣他才能繼續玩啊。真的是個……天真殘酷的孩子耶。

之後為了躲避加修緊追不捨的妃那,不經意的發現了一間隱藏的實驗室。隨後進入的加修終於被累到爆的妃那要他適可而止。

這種時候,需要甜的東西吧。來,角砂糖給妳∮

啊,謝謝……不對吧!

妃那吐槽了。

為什麼櫃子裡會有角砂糖,而且隨便拿出來吃可以嗎?

因為這裡是我的家啊~~

妃那嚇到了。

事實上有郵購也會寄來這裡,是有國家認證的喔~~厲害吧?

這是值得驕傲的地方嗎?不愧是加修老師,重點完全放錯完全不了解其中意義……妃那再次在內心吐槽。

對加修為何會住在這種地方感到疑惑,妃那詢問著,中間還因為妃那和兔子布偶不熟,所以被糾正了兔子布偶的稱謂。

因為びょん吉ちゃん是一個名字,所以要叫做びょん吉ちゃんさん……現在不是理解的時候啊!

忍住吐槽欲的妃那終於知道了原來加修出生孤兒院,住在這裡也是有理事長的幫助。而且……也只有這隻兔子布偶陪伴著他。

寂寞……那是什麼?

被妃那如此一問,加修只是純粹表示出不解。妃那推測那是因為加修總是一個人,所以不了解擁有家人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

妃那為了避免學校內出現奇怪的流言,和加修達成了去實驗室幫忙他的協議,這樣就不用一直被監視了。

再來就是官方放出的短劇情,加修所說的已經逝去的重要女性,為了讓她復活而努力不懈的研究,希望能做出那種藥。

妃那鼓勵著這樣的加修,她知道加修也覺得不可能做出這種藥,然而看到加修因為她的話語而開心微笑的模樣,也覺得這樣就好。

 

例行的化學部活動居然是鬼抓人,而且只給十秒的逃走時間。明明身為化學老師體力卻相當好的加修先生馬上在屋頂上追到妃那。還幫肌肉痠痛的妃那按摩腳部。

某次下課,不經意瞄向校庭的妃那發現加修居然躺在地上。

心急如焚的妃那連忙跑去察看他的情況,結果加修居然安穩的呼吸著,還說出「已經吃不下了……」的夢話。

不管怎麼叫都叫不醒,無奈的妃那開始端詳起加修的睡臉,臉也不自覺地紅了起來。

老師的睡臉好可愛啊……因為是童顏的關係嗎?看起來好幸福……

被形容可愛的也只有這個人吧。其他老師都是帥的說……好吧,東條是個美人。

擔心著不眠不休研究著的加修的妃那,被加修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了。

啊~~果然看到了吧?我的睡.臉∮

原來加修並沒有完全睡著,也知道妃那慌慌張張地跑來找他的事情。最後居然還玩起膝枕。說是一直很憧憬膝枕。

妃那拗不過加修,只好乖乖借出膝蓋給加修睡覺。

 

放學後,晚上在家裡的妃那接到了加修的電話。

已經放棄製作出讓死人復甦的藥了……只能追隨她了。加修這麼說道。

猜出加修自殺意圖的妃那也沒跟母親交代清楚就直接奔向學校,準備到屋頂的妃那看到的卻是滿身血紅倒在校庭的加修先生。

此時加修卻突然「復活」,並對絕望含淚的妃那不懷好意地說夜裡到學校是違反校規的,又想要成為祭品ちゃん了嗎?

妃那愣住了,這才知道原來加修所說的重要女性是騙人的,都只是為了佈下今天的局,為了取得妃那看見死人反應的資料。

看著笑得一臉天真無邪的加修,妃那終於爆發了。

老師這個大笨蛋!

留下難得不知所措叫喚著妃那的加修,妃那無精打采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此刻她理解了加修只是將她的反應全當成資料,只是把她當成實驗體而已。

想到這裡,妃那的心隱隱作痛了起來。

加修老師絕對,不知道我生氣的理由吧。

第二天,任憑加修再怎麼叫她,妃那都完全視而不見。此時葛葉先生的出現,多少打破了這種窘境。只不過妃那也再次認知到,對加修而言她就只是個中意的實驗對象罷了。

放學後再次遇到葛葉先生,妃那也將之前的事告訴了他。葛葉做出了果然是加修會做的事的反應,嘆了一口氣。然而之後卻又告訴妃那關於加修對她的感想。

本來取得資料後應該就不感興趣了才對……為何還會那麼執著呢?

如果沒有興趣的話,何必只是被無視就這麼拼命呢?

葛葉也不曉得加修究竟是想在妃那身上尋求著什麼。連妃那本人都不知道的話,那個與世間脫節的加修八成自己也不知道。

 

那天晚上,妃那夢見了關於加修拿著剪刀對著她的惡夢。驚恐的醒來又昏昏沉沉的睡去,隔天起床馬上被母親強制向學校請假。這高燒一燒就是一個禮拜。

加修  

身體康復的妃那一回到學校,直到放學前都沒有碰到加修。放學後,不小心撞到了加修,平時總是笑著的他看起來很不高興。

午安……再見。

很冷漠的這麼說完後就走了。留下錯愕的妃那。她想加修先生大概在生氣……可是理由卻不知道。

於是在意加修的妃那來到了化學室。一開始只是默默觀察加修做實驗的身影,可是當他準備喝下那他稱之為失敗作的東西後,馬上跳出來制止。

怎麼能把失敗品喝下去!你在想什麼啊!

加修先生愣了一下,然後噘著嘴不高興的說。

跟妳沒有關係。一隻水蚤的關係都沒有喔。

加修先生,雖然你這樣氣嘟嘟的真的好可愛……可是為什麼是水蚤啊?

嘟著嘴的加修先生突然開始語無倫次。原來他本來打算作讓人停止生氣的藥,然而失敗作卻是類似自白劑的藥。妃那打算趁這個時機問出原因,然而效果卻在最關鍵時停止了。

隔天,妃那在走廊撿到了加修的兔子布偶。於是她跑到了加修的「家」,剛好看到加修正心急如焚的翻找著びょん吉ちゃん。當加修看到失而復得的布偶時終於露出微笑。大功告成的妃那準備告辭,卻被加修叫住了。

加修問為何妃那要把兔子布偶帶來給他,因為妃那應該還在生加修的氣才對。

妃那則說那是別的事,因為認為びょん吉ちゃん對他而言很重要這件事並不是謊言,所以才要還給他。

加修也坦承びょん吉ちゃん是被丟到孤兒院時就一直在一起的布偶,只要放在身邊就能感到安心。

其實我認為加修所謂的重要女性說不定是照顧他的好心人奶奶之類的,畢竟就算是孤兒,成長過程中一定還是有溫情才對。而且加修明顯又長著一張可愛招人疼的臉蛋。

加修聽到這些話反而越加焦躁。因為他不懂對他而言的重要寶物,為何妃那會特地拿來給他。明明還在生氣的妃那,卻溫柔地拿著兔子布偶踏進他的居處。這種情感對加修而言過於複雜。

為什麼沒有公式呢?或者不實驗就不行?不然的話,完全不了解啊!

加修就這樣丟下愣住的妃那跑了出去。

追著加修出了學校的妃那,差點被一台不長眼的車撞到,而這時伸出援手的是她一直在尋找的加修。

 

妃那被加修斥責為何會突然轉身,妃那解釋這是想要回到學園,再一次跟加修好好談談。加修也說正好,他也想找她。

既然想不通,就只有行動了。

加修這麼說著,抓起了妃那的手,帶著她來到了學校的屋頂上,叫她待在原地。然後……跨過屋頂的柵欄,打算跳下去。

妃那臉色發白的跑過去阻止。

因為只要我從這裡跳下去,妳就不會再生氣了吧?

妃那急忙說她已經不再生氣了,要加修快點下來。可是加修不相信,於是妃那又再次說清楚,她早就已經不生氣了。

在加修喝下失敗的藥時,在填寫社團意見表時妃那都有好好在加修的身邊。

真的……不生氣了嗎?

老師現在從那裡回來的話,我就不生氣了。

加修  

簡直不知道誰才是大人誰才是小孩,誰才是老師誰才是學生。加修就像與父母賭氣的小孩子,其實只是想要親人追出來找他、安慰他罷了。而妃那雖然人生經驗也不長,但還是努力用自己的話語想要傳達給他。

好不容易加修終於從柵欄那裡回到屋頂上,再次向妃那確認是否已經不再生氣,也解釋了為何會做出這個舉動的原因。

加修先生假裝自殺之後,妃那就一直在生他的氣。可是他搞不懂妃那生氣的原因,不管怎麼絞盡腦汁都想不出來。後來決定要去找她問清楚……結果她卻消失了!

沒錯,就是妃那發燒請假的那一個禮拜。

但其實加修也知道這不是妃那的錯,但就是感到焦慮,對湧出異樣情感,變得陌生的自己感到害怕與焦躁。

於是他才想乾脆真的去死死看。

搞不好妳生氣是因為我明明說要去死,但卻沒有死成的關係也說不定啊!

不,我說加修先生啊……你的想法也太扭曲了。

妃那馬上否定。不知道一切都是加修的實驗,以為他真的要尋死,急忙飛奔到學校以為自己沒能趕上,最後才被告知那一切都只是實驗……所以妃那才會那麼悲傷和生氣。

這樣老師能理解了嗎?

誰知道呢?

加修突然環抱住了妃那。

對不起……妳這麼為我擔心,我好高興。

對於自己不是獨自一人感到開心,也理解了胸口的這份溫暖或許不只是來自於妃那的體溫。

這裡也說明了加修會帶著手銬的原因。手銬能夠束縛住人,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會從一開始的冰冷變得溫熱起來。

面對加修的道歉,妃那欣然原諒了他。也很開心加修終於能理解她的內心感受,今後也能慢慢理解情感這回事吧。

這時加修突然要妃那閉起雙眼。

拜託不要生氣喔。這是屬於我跟妳……之間的約定。

加修親吻了妃那,而妃那臉頰泛紅的表示自己沒有生氣。妃那或許早就察覺到了自己對加修的感情了,所以她笑得很既害羞又開心。

 加修  

之後的某一天,加修跑進了妃那的教室。

~~妃那ちゃん,在嗎?去做實驗吧!

教室裡引起一陣騷動,同學們習以為常似的調笑著。

啊啊,來迎接了呢。

每天這樣,都已經習慣了。

彷彿是被好友推出去和仰慕的對象見面似的(雖然的確也差不多,說不定其實同學們都有查覺到吧),妃那覺得自己還是無法習慣。

說是做實驗,兩人卻來到了風景優美的屋頂庭園,一同享用加修的手製便當。

只要稱讚美味,加修便露出發自內心的開心微笑。

不過最近有點不滿啊……為什麼妳是學生呢?

妃那一頭霧水的說她本來就是學生。加修也明白這回事。說白一點,他最近就是所謂的欲求不滿

如果妳不是學生的話,現在就能在這裡壓倒妳了啊。

妃那噎到了。

對,不是感冒。只是單純嗆到喔,加修先生。

天真可愛的加修先生對妃那嗆到的理由毫不知情,老師對學生出手這事果然不太好,得出了還是只能忍耐的結論。

從學校辭職的話,就不能每天和妳見面了啊。才不要呢。

是、是啊。所以請忍耐吧。

接下來加修所問出的問題,是對於妃那的這份情感為何。

……都懂得親吻和壓倒了,為什麼不知道這是戀愛呢?

好吧,這人跟葛葉先生是好朋友。所以大概知道就算不需要戀愛,也能和異性做這種事。不過這又和葛葉的遊戲人間不同,所以才無法理解吧。

而且校規的不純異性交往,也不一定是因為戀愛。日本的學生其實挺開放的,據說大部分從國中就差不多有經驗了。

閃電交往閃電分手,男女之間的關係。對於熱愛化學的加修可能就是賀爾蒙分泌導致的結果,只是單純因為激素而吸引,化學效果也只有一時。然而他能理解自己對妃那並不是那麼簡單的感情吧。

妃那要加修自己去了解,何謂情感(老師們的各個結局後的個人語音,會在最後的全破感想稍微抓幾個翻譯一下)。

之後就是後日談,過了許多年後,妃那與加修結婚了。

 加修  

加修正在發表他的研究成果,身為妻子的妃那比丈夫還要緊張,在台下不斷的為著自己的旦那さん加油。

隨著最後一句話落下,無數掌聲也響起。最後司儀所問的是,加修研究的熱忱是從何而來。加修說是因為有人會為他高興。

只要看見那笑容,不管什麼困難都能橫越過去。

那當然是最愛的人——我的妻子喲。

 

人形ED

 加修  

加修將妃那帶到荒郊野外,掐住了妃那的脖子。

他的目的便是要妃那消失。因為妃那的存在擾亂的自己的心,他只想回到以前那個除了實驗外任何事都不在乎的自己。加修憤怒似的對著她吼著,又隨即痛苦哭泣著。

而妃那此時也察覺了加修對自己抱持的應該是戀慕之心,這個人就像單純的孩子一樣為了這種變化焦急痛苦。

所以她最後能做的事情……

妃那努力忍住窒息感伸出手想要環抱住加修,在加修一臉驚訝下失去了最後的力氣。

即使親手了結了妃那,加修依然沒有變得輕鬆快樂。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妳告訴我啊!

然而已經逝去的生命無法再回應他的痛苦聲音了。

拜託誰快來……救救我……

†††††††††††††††

有點可怕的結局,為了變回不知道寂寞滋味的自己,加修必須把原因給清除掉。

然而親手殺掉自己所愛的人之後,也不可能回得去了……只剩下空虛痛苦的自身。不過這線的人形ED起碼還算正常,因為妃那並沒有壞掉,而且到最後還是想試圖抱住加修。

……這就單純只是個兩人最後無法心意相通的愛情悲劇而已。

 

崩壞ED

加修  

妃那被加修帶去某個地方監禁了起來,每日過著地獄般的實驗品生活。

就這樣過了數年,某一天加修家的早晨,是溫柔的妻子妃那所製作的早餐開始。

兩人之間親密的對話,討論生孩子的問題,可能會忌妒孩子的笨蛋爸爸等等……完全就是對幸福美滿的小夫妻。

然而妃那內心深處的意識卻知道,現在的模樣是拜加修製成的藥所賜。真正的她被這個加修的人偶給覆蓋住了。

可是她不會放棄,雖然現在沒辦法對付他……可是總有一天,她一定會親手殺了他

妳的世界只要有我一人就夠了。除了我什~~麼都沒有。

憎恨什麼的都無所謂,那也是情感的一種吧?對某個人才會有的強烈情感吧?

這是什麼呢?光是用肌膚感受,就十分滿足……這就是「不是一個人」的感覺嗎?

†††††††††††††††

最後以加修先生的大笑聲為結尾,徹底顯示了加修的病嬌屬性。

想把妳囚禁在只有我的世界、愛也好憎恨也好,只看著我一人就好了。

不想再孤單一人,所以永遠束縛著妳,綁在我身邊無法離開……

果然還是最喜歡加修呢。雖然論劇情、女主角的表現,或是結局的震撼度都不是六個攻略角色中最中意的。不過其他線的BD女主角的人格也嚴重崩壞,至少這條的線妃那都沒壞掉。

加修レム的路線,雖然形式有點病態——但是不管是哪一條都是千真萬確的深愛著妃那

果然レム柿原徹也是我的本命啊啊啊!

 0527カウントダウ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葉つゆは 的頭像
露葉つゆは

露葉の王房

露葉つゆ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