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修  

想玩正宗的師生戀的話,就應該玩這條線。

指導數學的凪原先生,對數學有著超乎想像的熱情,對數學不好的人沒有興趣。

老實說跑這條線很累,超累的。

因為我數學不好,雖然說這遊戲並不是在講數學,可是妃那一整個下來都在用心學習數學……起碼加修的路線沒有在學習公式定理啊

明明有很多魔法或是戰鬥等等的遊戲,我卻在普通校園生活的乙女遊戲第一次感受到了攻略無能的心情呢……

不出意外的話,這幾篇感想可能都會比加修還簡略吧。畢竟不是我的本命(有妃那的表現除外)。

 加修  

妃那原本也和我一樣對數學不擅長,可是凪原先生的教法卻讓她突然覺得數學意外的簡單,在課堂上答對並被稱讚讓她開始有了好好念數學的動力。

恰好妃那的朋友想要去問數學問題,於是妃那也一起去凪原的辦公室請教。回來時發現自己不小心把凪原的鋼筆一起帶走了。於是她又去了一次數學準備室,撞見了凪原抽菸的場面。

凪原請妃那留著那支筆,因為他本來就準備換新的了。可是妃那知道那支鋼筆價格不斐,堅持要付錢給他,當然被凪原婉拒。最後折衷的辦法就是妃那成為數學係——也就是數學小老師,幫忙凪原整理一些數學講義等等。

這份工作也使得妃那跟凪原更加親近,凪原常常會關心她轉學後的生活過得如何,受傷時為了避免細菌感染還堅持她一定要去保健室。

有次妃那剛好看見凪原面色凝重的講電話,還自言自語說些沒達成期望……還真是抱歉啊」的話。妃那為了避免傷害凪原的自尊,於是不被他發現悄悄的離去。

隔幾天妃那要去圖書館還數學參考書,正好遇到凪原。凪原發現了妃那手上的參考書,並要她告訴他讀完那些書的感想。

妃那老實回答對數學很有幫助,重點規劃得很完善,講解數式的方法也很簡潔易懂。聽完這些的凪原先生表情有些複雜。

去圖書館還書的妃那不經意發現筆者的名字是凪原大藏,她猜想是否與凪原有什麼關係。在學生食堂的朋友於是告訴她那人是凪原的父親,被稱為天才數學家。妃那看到作者的照片也發現,那是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的人。

有次課堂上妃那不小心碰到凪原的手指。

下課後凪原碰到了志奴先生,是說這居然還有CG!

兩人的話還真是棉裡藏針,志奴暗諷凪原是不是最近心情不太好,因為最近數學準備室裡的菸草味比平時還重。凪原則是不輕不重的打發掉了。

唉……感覺真不舒服,不快點去洗手的話……

這傢伙果然有潔癖啊。

 

妃那利用圖書館的電腦搜查凪原大藏,也查到了他有兩個兒子。擁有優秀數學天分的大兒子英年早逝。而小兒子想必就是凪原先生。

這位父親強調大兒子的天分甚至更甚於自己,卻不幸的很早過世。

結果查到一半時正好被凪原看見,兩人後來也到數學辦公室談了一會,之後妃那有好段時間都處於尷尬狀態。同時也很在意凪原的心結何在。

有次妃那身體不舒服躺保健室,沒想到一醒來就發現凪原在自己的身邊。凪原關心安慰了她一番後,就翩然離去。

在回家路上的妃那發現自己沒把數學教科書帶回去,但是現在已經快到家了,而且最近身體不太好,於是決定早點回去休息。

然而妃那搞錯了日期,完全忘記隔天的第一堂是數學課,她沒把數學教科書帶回去,理所當然沒有預習。

而且校規裡有一條「不能不把教科書帶回去」。

於是妃那收到了來自特別指導室的信。

——總之受過凪原先生慘烈洗禮的妃那,就有好好複習,以完美的算式正確回答出課堂上的所有問題。凪原雖然一如往常地溫柔笑著稱讚她,但妃那在那其中捕捉到了,似乎和平常不同,是帶有真心的微笑。

下課後,朋友們都想借考試滿分的妃那的考卷。並談論著凪原會稱讚人非常稀奇,因為平時他都不怎麼說話。

朋友們嘻笑著說凪原一定很看重妃那吧。對此妃那卻是一臉苦澀的喃喃自語。

不……沒有那種事,絕對……沒有喔。

 

想到了在接受指導以前和凪原的一些對話,妃那由衷希望凪原能再給她一次機會。於是她約凪原在特別指導室談話。希望能接受數學指導。

凪原擺明就是一副很不看好她的樣子,但還是仍然答應了她的要求。以一百分為目標,為了追求完美的數學還要每天都來補習。

從三十本習題開始,不懂的時候就會受到凪原的責備。

妳真的有在聽我的講課嗎?該不會睡著了吧。

真是有夠恐怖。

接下來妃那又碰到了不會的習題,然而為了達到凪原的期望,為了達到完美,她必須努力再努力。

妃那妳強!要是我絕對做不到。而且還有打火機的聲音超吵——

接下來插入了全黑的回憶。

寺島像小孩子一樣的哭泣聲……八成是小時候的凪原吧。

不會數學習題而被父親冷嘲熱諷,還有鞭子毆打的聲音。

優秀的那一個居然先蒙主寵召,要是死去的是你就好了啊。

這個父親真是太過分了!有這麼對孩子說話的嗎?說到底,要是大兒子沒有數學方面的才能也什麼都不是吧。

這位父親八成就是天生擁有才能而自負,經歷一帆風順,所以很不能理解柔弱的人心吧。

而幼小的凪原還是繼續哭著,手上計算數學的筆也沒有停下來……

而回到現實,長大成人的凪原也表情複雜的看著哭著說不會的妃那……

今天的補習結束之後,回到教室的妃那決定再複習一次習題,看見自己仍是有不了解的地方感到焦躁。而凪原再次出現,撕掉那些練習題還要她乾脆放棄。

我的時間也沒那麼多,不想浪費在妳身上。

再多的努力也不會回報到愚者的身上。

說得非常過分。即使如此,妃那還是堅持不放棄。我覺得在這一瞬間她的氣勢甚至壓過了凪原。

 

快要到考試的前夕,妃那想要放鬆自己,於是在新家的附近隨意逛逛,搞好看到一間可愛的咖啡店。

此時被一個陌生男人叫住問路,妃那說自己是剛搬來的不是很清楚。

結果男人反而說既然如此,要不要一起在這附近繞繞熟悉一下,他知道很多好吃的蛋糕和美味的餐廳。

……既然那麼清楚,還來問別人郵局在哪?擺明是在搭訕嘛。

拒絕邀約的妃那想要趕快離去,卻被男人以送她回家的理由糾纏住。

放開那隻手。

凪原出來英雄救美了!

要是你在繼續糾纏她,我就通報當地的警察了。

男人忿忿的離去之後,凪原一臉不高興的問她為何會在這裡。

趁不在學校的時候,打算違反不純異性交往的校規嗎?

只不過是學習太累出來放鬆一下而已,為什麼會被講得那麼難聽?

妃那說自己才剛搬來,對附近還不太熟,於是凪原身為教師打算送她回家。

換了個角度走的妃那,發現自己對回家的道路沒有自信。正是這種迷茫才會帶給其他男人有機可趁的感覺,並前來搭訕吧。

妳的表情對於好的人或是壞的人來說,都有種吸引力。

妃那下意識的道歉。

為什麼要道歉?我只是在說妳人看起來很好這一點而已喔?

加修  

……感覺不出是稱讚耶真的。話說這是稱讚嗎?

之後妃那向凪原道謝,凪原難得的有些臉紅害羞的樣子。

走到家的這段路程中,妃那感覺自己有稍微窺視到凪原真心的一角。並且覺得自己實在很奇怪,明明在指導中常常被斥責得那麼慘,卻有種羞澀的心情……

成功送妃那到家門口的凪原打算告辭,被妃那再次宣告說這次的考試會好好努力。

凪原好像頓了一下,淡淡的說了句那是當然的,就此離去。

 

凪原毫不留情地指導還在繼續,幾乎每日都是血淚交加的特別訓練,即使如此,妃那還是咬著牙撐過來了。

終於——到了定期測驗的前一天。

我會加油的!

那句話已經不知道聽過多少次了。

我絕對會拿到一百分的!

那句話也已經聽膩了。

……真是個過分的老師啊。這時候應該要鼓勵學生啊。

而且用那種蒼白的臉色說出來,真沒說服力。

因為妃那為了考試已經好幾天都沒睡好了。

凪原似乎也在用彆扭的方式關心她吧。查覺到這一點的妃那,決定早點回去休息——不管怎樣,都想回應老師的期待。

考試當天,神清氣爽的妃那決定早點到學校。在走廊上碰見了凪原。

妃那微笑的說她會好好加油,凪原問她真的有辦法取得滿分嗎?

老師覺得不可能嗎?

以妳的學力來說,是不可能的。

……那麼,至少我會相信自己到最後。

妃那微笑的說著。

加修  

瞬間,凪原發出了一種被擊中的悶響。

不知道有沒有察覺,妃那再度向凪原道別後,逕自轉向教室。

途中又被凪原叫住,不知為何他也一起到了教室。

似乎是要幫妃那複習,凪原叫她默背教科書第一到三章的所有公式。雖然有點困惑,妃那還是全部背出來了。

原以為考試應該不會有問題,凪原卻說光只是背沒有用。因為腦容量的記憶很短暫。必須要能活用公式的計算。

意識到凪原是在教自己如何應對考試的妃那,對一瞬間懷疑凪原是來擾亂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

最後,凪原停了許久,臉頰稍微泛紅的說了一句。

請好好加油。

似乎還摸了摸妃那的頭。讓妃那臉紅了起來。

下一句話有點難翻,大意就是說學習這種事本身給予人的知識力量就有限。

能夠依賴的就只有,努力不懈的妳的實力而已。

凪原走出教室的後一秒,朋友剛好進教室。

人的記憶力是真的有限的吧?

妃那模糊的想著,就連剛才凪原先生的話語和摸頭的事情都快忘了。

 

隔天發下了數學試卷,凪原說這次的數學考試比往常還要難,因此班上的平均分數也比平時低。但最高分的同學在這個班上——也就是九十九分的妃那。

同學們都在讚美著妃那多麼厲害,才剛轉學過來,而且還是在這種名門貴族學校就取得如此優異的成績。

妃那低落的說並沒有這回事,也被朋友當成是謙遜。

九十九分……只差一分,一點意義都沒有。

只不過是張髒掉了的紙而已。

放學後繼續在教室看考卷的妃那,錯的唯一一道題不過只是簡單的計算錯誤。她不由自主的想著自己真的是什麼都無法做到的愚者呢。

這時候,凪原先生出現了。並且看到妃那手邊的考卷。

妃那哭著道歉。

對不起,沒有回應老師的期待……

凪原猛然緊皺眉頭。

考出這麼一個笨蛋似的分數……

別再說了!快住手!

凪原連忙抓住妃那的手腕,想把被她弄皺的考卷拿出來。妃那哭著繼續說這種東西別管了就好,沒有滿分的話一點價值都沒有。

不是叫妳別再說了嗎!

凪原的手勁不禁加大,聲音也變得有些尖銳。

看到妃那吃痛的表情才連忙鬆手。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

用這種……幾乎留下痕跡的力道握住他人的手……像個笨蛋一樣。

……對了,凪原先生就連觸碰別人摸過的東西都會感到噁心……

既然如此,為何會抓住她的手?

凪原離開教室之前只留下一句話。

看到妳……簡直就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一樣。

之後就會是結局的分歧點。

戀人結局的話,妃那會追出教室叫住凪原。

在走廊上奔跑是違反校規的,又想成為特別指導的對象了嗎?

有什麼處罰待會我會乖乖受罰的,但有件事情無論如何都請聽我說!

妃那非常帥氣的這麼說完後,向凪原說有件事他搞錯了。

凪原曾經說過父親是個人渣(圖書館的後續),但她認為凪原和他的父親完全不同。凪原不耐煩的說她又知道些什麼。

妃那反駁,因為她知道老師是個非常溫柔的人。

自從與凪原相遇後才喜歡上數學,雖然常常被斥責到哭出來,但解開題目後依然很快樂。雖然討厭被責罵,但那也是想要回應凪原的期待所致。

而且還總是盡心盡力的為她做各種習題,還擔心著她的身體。

然而她卻沒有達到老師的期待——

真是,妳這個人……啊。

加修  

凪原一反平時的面具微笑,露出了非常溫柔的笑容安慰著流淚的妃那。

他安慰她說,在這間學校要取得數學的首席之位是非常困難的。

他說妃那應該更加自豪。考試得到九十九分,並不是需要露出這麼慘的表情的事情。

為了取得那九十九分,妳有多麼努力,我比任何人都還清楚。

——聽到凪原先生這麼溫柔的聲音,螢幕前的我都快跟著妃那一起哭出來了啊!

被凪原這麼安慰,還被摸著頭,簡直就像謊言一般。

這樣褒獎別人,似乎也不壞呢。

感覺沒有陰霾的表情,凪原開始娓娓道出自己的內心。

本來他就深信人的才能是天生自有,努力是沒有用的。所以也多次覺得妃那最好放棄。然而,看見持續努力不肯放棄的妃那,簡直就像看見以前的自己……

凪原的父親的確是個只注重才能的人。因此長久以來只關心著優秀的大兒子,而大兒子不幸英年早逝後,父親好不容易才把目光移到自己身上——卻對他不屑和失望。

簡直能用絕望來形容。那個人說過,如果要死的話,為了數學界,還不如你去死比較好。

妃那也受到了相當大的衝擊,擁有和樂家庭的她無法理解怎麼有這麼過分的父親。

但我並不是被逼迫學數學的。我很喜歡數學,也相當尊敬能自由操作各種數式的父親。然而……卻無法得到誇獎。

剛才所誇讚我的言語,一定是老師曾經想被父親所誇讚的吧……

想要被父親認同那九十九分的努力……一直。

然而卻把那些珍貴的誇獎給了她。

我一直認為如果不是一百分的話,不管是九十九分還是一分都是相同的。

妃那直視著凪原,深深把內心的話語傳達給稱讚她的老師。

但是現在,九十九分也讓我非常高興。

嗯。妳所取得的九十九分對我而言,比一百分還有價值……我是這麼認為的。

看到這邊真的好幸福喔!凪原終於認同妃那了。

所以說果然凪原線才是師生戀的精隨啊!

其他線雖然各有各的苦惱和萌點,不過這裡是最有師生感覺的。畢竟執著於課業吧。然後又有與其他老師不同的成熟氣質。

真的有非常努力取得好成績之後,被喜歡的老師誇獎後那種幸福感!

現在已經,稍微能夠原諒那段憎恨的過去了。凪原柔和的笑著說完,又補了一句「可是」。

不足的那一分,必須繼續努力補習才行。可以嗎?

不再是嚴厲的語氣和表情,相當溫柔洗去陰霾的凪原先生,配上晴空般動聽的背景音樂,真的讓人受到相當大的感動。

於是妃那又繼續接受凪原的補習。不過不是在特別指導室,而是凪原的數學準備室。

妃那正解決完昨天煩惱很久的數學題,一臉清爽的向凪原道謝,而且之後馬上要求凪原再教她另一道題。

她似乎每天都在學習不同的數學題,真的是完全不膩呢。

根本不知道別人的心情……總有一天會忍不住對數學產生嫉妒吧。

由於凪原說得太小聲,妃那不解的問著他到底在說什麼。

不,沒什麼。

加修  

凪原的臉頰有些泛紅的遮掩過去。

真的好可愛啊——凪原先生。

與加修不同意義上的可愛。

這時,凪原下意識地拿起了妃那的筆,開始講解另一道題。

本人看起來沒有自覺,但是妃那察覺到了。

並且決定暫時將此作為秘密。

 

 

距離妃那已經畢業有好幾年了。與凪原之間的交往也持續了好幾年。

現在回想起來,那就是人生所謂的轉機。

父親因為工作而轉校,所以才會遇見凪原先生。

已經成年的妃那為了不打擾到累到睡著的凪原,決定出去泡杯咖啡。而這時凪原卻突然醒來。

加修  

妳的手指真的很漂亮,不管觸摸幾次都不會膩。

太過觸摸人的話……小心冒出蕁麻疹喔。

之後都是兩個人的打情罵俏,太甜太閃我都快翻不下去了好不好!

凪原先生原來你是這種角色嗎?

想起以前那個會為他的一舉一動又哭又笑的妃那,被妃那回問以前的她比較好嗎?凪原又說現在的她不是學生安心多了。

要是妳再晚一年畢業的話,我就會被學校開除了呢。

這麼說來,凪原也是規規矩矩的畢業後才告白呢。真是個守規矩的老師。

你倒是看看其他攻略角色啊!啊,志奴也算是……

這時妃那看到了凪原最近在寫的論文。

太難的我都不太懂……但是我很喜歡這個數式。

這個部分就像大貴先生一樣,嚴格規矩又誠實的假定式呢。

而且這個算式似乎能通往未知的世界……妃那僅僅有這種感覺。

然後凪原說等論文完成後,有件事想要告訴她,不過到當日之前都是秘密。

根據我所導出的假定式,妳的答案會是Yes的喔。妃那。

 

這是求婚吧這絕對是求婚對吧(心花怒放)。

 

人形ED

加修  

妃那覺得自己讓凪原失望了。於是繼續纏著凪原,希望他別捨棄自己。

於是妃那就變成了凪原乖巧的人偶。

每當凪原訓斥她時,就會回想起當年的自己與父親,但是到如今也已經沒有意義了。

†††††††††††††††

我該怎麼說呢……反正妃那幾乎在其他條線的人形結局都角色崩壞了,這個還不是最糟的呢。

最後凪原仍然沒辦法擺脫父親的魔咒,而妃那也無法跳脫凪原的心魔,無限複雜的螺旋就這麼重複著。

 

崩壞ED

妃那被困在了數字的世界,瘋狂執著於那一分。

只是不停的計算著習題,別人的笑聲在她耳中就像是嘲笑。

她再也無法開心的微笑,整天焦躁的像是精神病。

最後她得出了結論——只要將罪魁禍首解決掉就行了。

十分自然的來到了學校,一進入數學準備室,妃那看著驚訝的老師笑著說她從成為數學係之後的想法。

突然之間,妃那的雙手就這麼勒緊了凪原的脖子。

我一直都在等妳。

加修  

可是凪原卻面帶溫柔的微笑,像是稱讚優秀的孩子一樣。

我……把妳給弄壞了呢。

厲害啊……做得很好……喔。

失去了意識的凪原,留下困惑的妃那一人崩潰大哭。

為什麼……為什麼啊啊啊!

†††††††††††††††

這結局我看得都快哭了。

無法溫柔對待,只能用以前父親對自己的教育模式套在妃那的身上,結果也只能製造出另一個自己。

或許凪原內心也是有點想殺掉自己的父親吧——然而就算不被認同,他仍然是自己的父親。

所以雖然並非他的本意,最後還是藉由妃那的手來終結這一切。

 

凪原這條路線真是跑得我心裡憔悴……果然某些角色不是誰都可以攻略的,起碼我無法像妃那一樣對數學那麼認真。

我擅長的領域頂多是拋物線方程式和函數而已(淚目)。

話說妃那在這條線還真是常常受傷啊,特別是摔傷。

而且凪原算是裡面最正常的老師,應該說最有「師生戀」感覺的路線了。志奴的線比起老師……總之凪原就是那種認真嚴肅指要求課業的老師。

而且非常強調頭腦,奉行頭腦不好的人沒有生存價值的論調。志奴的線其實反而沒有太著墨於這一點。

……所以在他的路線常常覺得很累,比柳的還累。

但是他實在很萌。這麼純潔可愛的生物在這款神經病老師盛產的遊戲當中還真是不多見。加修……是很萌很純潔很可愛,但應該微妙偏離了軌道。

雖說加修仍然是我的本命不會動搖,不過不可否認的是,凪原線劇情真的比加修線還要完整許多。那個結局讓我看了有點意猶未盡。

那麼奉送一張凪原玉照~

0525カウントダウン-thumb-400x420-12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葉つゆは 的頭像
露葉つゆは

露葉の王房

露葉つゆ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潘容歡
  • 凪原真的好可愛呀~
    好想趕快看到其他兩位的感想~
    我超喜歡你的感想呦~寫得很詳細~
  • 我會加油的(難得遊戲全破,平時都是只挑喜歡的玩)

    露葉つゆは 於 2014/07/09 21: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