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発売記念  

明明外表裡外性格、聲優都不是我的菜,劇情卻非常喜歡。其中這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女主角的功勞。

於是這條線不是柳線是妃那線(誤)。

最兇殘的公民老師——柳,擁有雙重暴力人格。

加修  

柳先生在上課前總是會出小考,這個學校的公民似乎挺難的,妃那也是稍微下了一點功夫才能勉強拿到平均分數。

午餐時和朋友去學生餐廳的妃那,從友人那裡得知隔壁班存在著所謂的粉絲俱樂部,根據標示每個特別指導官都有著各自的後援團。只不過這邊只出現了柳的……畢竟這條路線是在講所謂的人性吧。

妃那曾去向柳請教課業,談到了像是憲法與刑法的問題。妃那果然是學霸,這邊解出來的習題都是正確的。假日妃那去附近走走,發現了一個公園,在那裡碰上了讀書的柳,並與他一同享受了霜淇淋,度過了愉快的一天。

然後命運之日終於到來。

這天早上有著朝會,全校學生聚集在廣場上聽著校長冗長的訓話,好不容易結束能回到教室,隨即而來的是志奴先生宣告服裝檢查。

擔任妃那班級的檢查負責老師是柳先生。

妃那不巧想起早上有用過髮膠,但是只用一點點應該不會怎樣吧?

等到柳來到自己面前時,他似乎稍微驚了一下,不過很快恢復平時的溫和表情走過去了。

所以妃那以為自己平安無事了。所以她錯過了柳有些猙獰的表情。

沒想到放學她就從自己的抽屜裡發現到了——黑函(誤)。

而且去特別指導室的途中還碰巧遇見了溫和打招呼的柳……於是兩人就一起前往特別指導室。

於是妃那理當慘遭的特別的教育指導,果然還是加修最有愛啊,起碼我看他的指導沒有心理負擔。

不過這條線的看點就是柳激起了妃那的反抗心,並沒有像之後面對其他老師一樣戰戰兢兢的。

妃那可不想接受柳的建議裝病退學,她知道這樣只會被那個人嘲笑。

絕對不會屈服這種威脅似的指導,絕對……!

隔天懷抱著背水一戰的心情和友人一起走進教室的途中遇到了柳。

早上就很有活力呢,有什麼好事嗎?

因為天氣很好的關係吧?

妃那微笑回答。

而柳也笑著說的確天氣很好。

乍看之下普通的對談而已,卻隱藏著不為人知的交鋒。

柳再度告知妃那其友人這次的公民成績都有上升,友人高興的說這都是托柳先生的福。

而妃那也平靜微笑道。

是啊,這都多虧了老師呢。

………

加修  

柳先生瞬間露出一副時間被停止的表情,有些呆愣的直視妃那。

然後妃那又說因為曾經去請教過柳先生,成績才會進步,而回過神來的柳也溫和笑說這都是她努力不懈的成果。

看著離去的柳的背影,妃那才鬆了一口氣。

其實剛才非常緊張,只不過是故作鎮定而已,不管怎樣都不想被柳抓到弱點。

絕對,不會在那個人的面前哭出來的……!

妃那妳真是太棒了

另一方面,回到教職員室的柳心情很好的哼著歌,被東條注意到並且詢問。

柳則回以找到打發無聊時間的東西了。

心跳不已呢……真的喔。

 

在那之後一直保持著優秀模範生態度的妃那,沒有再違反過校規。

某天身為值日生的妃那,去過圖書館後來到了柳的辦公室,之後被柳半強迫的留了下來(而且還用鑰匙鎖住了)。

本來裝模作樣的老師關心學生的場景,最終還是因柳露出本性而變調。

妃那說出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壞人,自己的確有些女孩子特有的狡猾,但也並不是說自己就是惡人。雖然柳先生很可怕,但是在教書時卻是個好老師,她也並不認為這樣的柳就是個惡人。

雖然妃那也不是堅持所謂的人性本善,不過遇到全盤否定人類正面性的柳,她也只能堅持著光明的理論。

然而這番性善說,卻被柳嘲笑般的否定了。

每個人都是惡人喔,就連妳與我都不例外。

正當妃那快要被柳的氣勢給吞沒之時,門外傳來的女學生聲音解救了她。

瞬間戴上溫和假面具的柳將門打開,妃那也因此逃出去。

某次妃那碰巧在走廊上聽到一群女孩們討論著要在柳的考試中作弊,而柳剛好也在聽牆角,並且不懷好意的要妃那去說服她們,這樣柳就答應放那些女孩一馬。妃那努力的去試了,可惜鎩羽而歸。

有次妃那在家政課做了餅乾,結果後來卻被柳惡意戲弄吃掉了,妃那無奈地想著要忍受這種事到什麼時候……

某天上完美術課後,妃那與東條先生在走廊上聊天。或者應該說東條在關心妃那的轉校生活,說她應該更加放鬆,不需要那麼緊繃。

妃那也知道自己會緊繃的原因是因為每天都要警戒柳的關係。

兩人正在談著薔薇的花語,突然柳插了進來,加入了這場談話。妃那則是照常微笑內心打起十二萬分警戒的開始了言語交鋒。

此時,妃那感覺到了一道緊盯著她的視線。但那時她以為那是來找她的朋友。

接下來就是個人MV的劇情,照例的言語交鋒後,妃那回到了教室,發現了她的教科書全被弄髒還被撕掉了好幾頁。

一開始想到了柳,但是柳只是想測試她的反應,應該是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懷著不安的心情迎接第二天的妃那,好不容易跨越教科書被弄髒這個障礙,完美答出預習的問題。下課後被柳叫住,問她最近身邊有沒有發生奇怪的事情。

妃那則是說沒事,她說很感謝柳的關心,不過內心想著要是把這事告訴柳,絕對會被他說一堆過分的話……

所以她就用早上的占星節目來矇混過去,走出教室的妃那沒看見柳一臉「明明就發生了什麼事,卻死不說出口真是個麻煩的孩子啊」的表情。

之後又發生了妃那的筆記本被撕壞弄髒的事情,雖然想要維持平靜,不過眼淚真的就快要掉出來了。

為了不被人看到自己的哭臉,妃那跑到了薔薇花園去。想著到底是誰那麼不待見她,想著必須要裝作不在意到何時……

此時,柳出現了。

發生什麼事了?

什麼事都沒有。

加修  

不過柳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她。

妳在哭呢?

我、我並沒有在哭!

用那張臉說這種話?

……雖然自己看不到,但是我沒有在哭。

極力保持平靜的妃那,才剛剛想著柳該不會是在關心她——

也沒差。反正妳在哭跟老師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不如說哭出來的話,請務必讓我拜見一下妳的哭臉呢。

……柳先生你個混帳,你還是去找塊豆腐撞一撞吧。

妃那也在內心咬牙說沒錯,他就是這種人啊!

所以,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事。

被那樣說後怎麼還可能說出來啊!

柳還嘲笑似的問著為何要擺出一副不滿的表情,他可是打算要安慰她喔?

在妃那耳中聽起來可是沒多少說服力。

然而一邊調笑著一邊溫柔撫摸著她的頭,讓妃那感到相當困惑,同時眼淚也快奪眶而出。

趁著眼淚還沒掉下來之前,妃那急急忙忙的準備回去,放學後超過某個時間內還逗留在學校是違反校規的,因此柳也無法制止她。

不過後面的柳還是一臉妳這麻煩小鬼的表情。

隔天早上妃那準備到學校時,半路上柳突然出現打了招呼。妃那一副見鬼的表情受到了嚴重的驚嚇。

不過本來這條路就是通往學校的,會碰見也是自然的。

那麼差不多該走了。還是說,跟老師一起走會感到害羞嗎?

面對那明顯是調戲的言語,妃那謹慎地說沒有那種事。

而且,周圍有大量的學生,比跟老師兩人走在一起還要安心多了。

看來老師被妳討厭了呢,真是遺憾。

其實根本沒辦法打從心底討厭他,因為這個人有時候會做出一些擾亂人心的溫柔舉動。

然後柳又再一次問妃那身邊有沒有異常事件,妃那仍舊說沒有。

老師很擔心妳有沒有違反校規呢,我討厭跟人說教呢。既麻煩又無法把握分寸。

會被其他學生聽到喔,老師。

………

妃那輕描淡寫的丟出一句,讓柳又再度露出鴿子被豆子打到般的表情。

指導的事情是秘密吧?

柳笑出來,說是因為最近實在是太興奮了,畢竟很久沒有指導了。

我很期待下次指導時妳會不會哭出來呢。

這傢伙真是……

之後妃那被玩弄到面紅耳赤,迅速逃開,留下柳一臉勝利的微笑。

 

體育課讓妃那覺得能稍微喘口氣,不必在意教室裡那些被撕破的書。

今天的體育課是借物競走,就是抽一張紙條,上面寫什麼就要去借什麼,然後拿著那樣東西跑向終點。

日本的體育祭就常出現這個項目,台灣就沒這麼好玩的活動呢。

總之妃那拆開信封拿出那張紙。

紙上居然寫著「必須去借柳先生,然後跟他同心協力跑向終點」。

咦咦?可是柳先生現在在上課,怎麼可能去借……

喔,大家都很有精神呢。

可是沒想到柳真的突然出現了。

雖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可是……!

妃那氣喘吁吁跑到了柳的面前,柳稍微驚訝了一下才聯想到原來這是她的班級。

因為沒有課程,所以就應老師的邀約到處走走……

老、老師!請把自己借給我一下!

哈……?

現在是借物競走,我必須借一下老師!

啊?啊……?

難得見到柳一頭霧水的樣子。不過妃那此刻心中只有終點。

然後請跟我一起同心協力跑到終點!

然後妃那不顧困惑的柳,拉過他指使著。

加修  

終點就在那裡!快一點!

妃那就這樣強硬地拉著柳開始跑步,雖然還是困惑著,但柳很快回神。

總之先跑再說。

終點……就在那裡是吧!

是的!

好,一鼓作氣跑過去!

是!

此時此刻,兩人放下恩怨及成見同心協力,向終點邁進!

……好好笑,這段真的太有趣了。妃那好可愛啊。

然後兩人不負眾望(?)的得到了第一名,體育老師還宣布說柳隊勝利!

從下面的對話看來,就連柳也不知道這回事。八成是東條設計的吧,在紙上寫這個然後故意邀柳來廣場。

而柳在回到職員室之前對妃那說了一句讓人臉紅心跳的話。

久違的,很棒的笑容呢。

這話的威力持續到了柳離去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

 

這一天書包裡的教科書和筆記都沒有問題。

然而抽屜裡卻有一張信紙,妃那一開始還以為是特別指導室的來信,不過仔細一看並不是。

上面寫著「放學後,一個人到學校的屋頂來,別對任何人說這件事」。

這應該就是毀壞她教科書和筆記的犯人吧。

然後柳先生又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用著看不出情緒的臉看著她,一時之間整個教室被沉默所籠罩。

川奈さん,有什麼想跟老師說的話嗎?

又是這個問題。

但是妃那仍然決定不說出口,只是說自己沒事。

看著老師的臉,把同樣的話再說一次。

妃那還在考慮著要不要說出口,但是她覺得柳鐵定會覺得有趣,而且會拿這件事嘲笑她。

……給我適可而止!

有些動怒的柳用力地抓住妃那的手,隨後卻又用溫柔的聲音問著。

到底發生了什麼?別再那麼頑固了。

妃那覺得心慌意亂,忍不住大聲質問為什麼柳要一直這樣逼問她。

柳則是恢復本性,說妃那是有趣的玩具,要是在他玩之前被弄壞就糟了。

這只是非常簡單的道理。

我的東西由我自己毀壞是沒關係……但讓其他人弄壞就很令人火大了吧?

是啊,早就知道他是這樣的人,被擾亂思緒的自己真是個笨蛋。

我就像個笨蛋一樣……!夠了,快放開我!

妃那用力推開柳向教室外跑出去。

柳則是留在教室內咋舌。

切……倔強過頭了吧,那個小鬼。

我說柳先生,你這樣真的很像小學生暗戀人家女生所以欺負她一樣耶。

後來,柳發現了那張叫妃那上去屋頂的紙條,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另一方面,妃那來到了屋頂上,卻發現一個人也沒有。嘆氣準備回家卻發現屋頂的門被鎖上了。

聽聲音和內容得知那幾個女生就是當初在討論作弊的四人組,而且她們都是柳的粉絲後援團,因為看跟柳走得近的妃那不順眼,所以做了那些惡作劇。

超過時間在學校逗留是違反校規的,妃那很緊張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退學……妃那想著第一次進校門的瞬間,還有美麗的薔薇園及學生餐廳裡的美味食物,還有……柳先生。

此時門外突然傳來柳的聲音,妃那急忙呼救,柳打開了門進到了屋頂上。

柳因為看到了那張字條,不太放心地拿著鑰匙過來巡視,沒想到妃那真的被關在這裡。

反正等明天早上,拿著鑰匙來還的人就是犯人,當場處以退學就好。

……不用做到那份上也沒關係。

柳嘲笑她是個濫好人,明明都被這麼對待了。

然後再度舊話重提,在提倡性善說的妃那面前柳曾經說過。

就算放著那些學生不管,下次還是會再度違反校規。

那些女學生總是毫無學習之意的來到柳的辦公室,柳也知道她們是自己的後援團,本來想在她們惹事之前就用作弊的事件舉發她們的……

沒想到會將矛頭指向妃那就是,而且舉動還挺過分的。

對這些事毫不知情的妃那終於忍不住啜泣起來,一直對柳說著對不起。

她也承認了自己太過倔強,不想在柳面前示弱,結果造成被關在這裡的局面。

柳再度說,這個世界就是人渣們組成的,所以管制是必要的。

人渣們只分成兩類。強者與弱者,服從者與被服從者。

加修  

在資本主義的社會,查覺到自己無法生存下去的弱者主張「人類都有生存的價值」。強者被弱者的法律約束,弱者則依賴法律生存下去。

老實說,說得還挺有道理的。

法律是為了強者與弱者的平衡所存在的系統。

而在這世界上弱者就佔了半數,他們要如何生存呢?

很簡單,只要找到比自己強的人就行了。

不行,再這樣下去連我也要被洗腦了啊啊啊!

柳的童年到底是怎麼樣啊!超好奇的可是這遊戲完全沒提到他的過去,只說他和東条是青梅竹馬而已。

對妳而言,強者是誰?

來,回答吧。川奈。

這裡就是結局的分歧點。

妃那決定不再試圖說服改變柳的觀點,而是想去了解柳的世界觀。

到了畢業的那天,妃那得到了最優秀模範生的榮譽。

她來到了柳的辦公室。

榮獲最優秀模範生的學生,來到這裡做什麼呢?

我是來迎接老師的。

妳真是個說了奇怪的話的學生呢。

因為遇見了奇怪的老師,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面對笑得歡快的妃那,柳叫妃那快點回去家人的身邊。妃那則說自己有話想跟柳說。

柳今年就要辭職了。

所以妃那來問為什麼要辭職……而且為什麼是今年?

會在今年辭職,是因為我畢業了的關係嗎?

柳傲慢的對著淡淡微笑的妃那說,她真是自大,他可是最討厭像她這樣的孩子了。妃那仍舊開心微笑著。

我知道,因為我比誰都還要注意著老師。

妃那就要畢業了,今天起她就不是柳的學生了。

請帶我一起走,老師。不是作為老師的學生,而是共犯者。

共犯者……?

比誰都要蔑視這個世界,絕望著,卻還是能露出微笑。我……喜歡著這樣的老師。

倫理與正論無關緊要,全部都可以捨棄掉。

這是他將要把妃那從她所屬的世界奪走的意思?柳如此問道。

是的。這樣的話,老師就能這名為倫理所連結成的美麗圓環般的垃圾世界做出微小的反抗。

這個還真是……相當暴力的追求似的抱怨啊。

妃那問柳對她幻滅了嗎?柳冷笑說幻滅只不過是對美化過的空想失望了而已,她身上哪裡存在著幻滅的要素?

妳在注意老師的期間,同樣的老師也在注意妳的事都忘了嗎?

面對接下來的告白,妃那驚訝的呆愣在原地,柳詫異地問著願望實現了難道不高興嗎?並且叫她收拾東西跟他一起走。

還在恍惚著老師真的要帶自己走的妃那跟著柳出了校門。

加修  

柳在眾目睽睽之下抱住妃那,要她直接叫自己的名字。

倫理已經捨棄掉了吧,那麼快點叫吧。

遼太先生……

柳說他會守護弱小的她,要妃那一直在他身邊。

今後我就是妃那的共犯者。

過了許多年,妃那斷絕了與家裡的聯繫和柳私奔,雖然沒有結婚,但還是過著相當幸福的生活。

這邊應該會有人想說,為什麼一定要私奔?

我想柳是無法忍受用那種溫和假象與妃那結婚,在妃那家人面前扮演好丈夫好爸爸吧。而且在那個地區裡他的形象也會被定型。

有天,妃那打電話給柳說她的身體不太舒服,無法做飯。所以能不能到外面吃?

妃那最近身體都不太好,不過她心裡也有底。

遼太先生會不會高興呢?

這絕對是懷孕了吧。

此時柳突然回來,因為擔心有過暈倒紀錄的妃那,早早結束工作回來看她。

加修  

……擔心到還差點把手機捏壞。

這樣看來,柳還真是個擔心自己妻子的好先生呢。

兩人之間的甜言蜜語還真是相當厲害。

我沒有遼太先生在身邊是不行的呢。不好好訓斥我的話……

妳只有在散發色氣這點,從以前就很擅長呢。

除了對遼太先生以外都不會這麼做喔。

端著一張清純的臉,真的是個壞女人呢……妳啊。

妃那說今天碰到鄰居,還稱讚柳是個溫柔的丈夫。

當然,只有妃那限定。

有妳這種麻煩的女人在,就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啊。

而且,會讓我這麼說的女人,除了妳就沒有了,

後來,柳拿出了一張紙,妃那驚訝的發現那是結婚證書。

妃那的身邊,只要有我就夠了。

 

人形ED

隔天把妃那關在屋頂上的學生被退學了,雖然應該不只一個,不過被退學的女生只有來還鑰匙的兩個。作為殺雞儆猴吧……

某天,妃那的公民小考得到了滿分。

朋友覺得很厲害,妃那只是謙稱自己對法律有些興趣罷了。至於以後要不要當律師……或許也有可能呢。

這時旁邊有女學生開始說酸話,她就是柳的後援團成員。

她意有所指暗示妃那是因為被柳所中意,才能得到高分。不然從那種比本校偏差值還低的學校轉過來,怎麼可能考那麼高?

感謝妳的誇獎。

妃那平靜微笑說著。

女學生繼續說有人傳言著妃那有作弊,還提到了之前因為把妃那關在頂樓上,而被退學的學生。妃那只是淡淡地說那跟她沒有關係,只是因為那女生違反了校規才會被退學。

究竟是誰在轉動著這個世界,快點查覺到就好了呢。

這邊的妃那超有氣勢的。說真的,很帥。

……只看上面的話。

 加修  

之後就是就去找了柳然後宣誓成為柳的奴隸然後還……咳咳。

終わり

†††††††††††††††

總之就是超級大崩壞。

他妹的。

這條人形ED是女主角最崩壞的ED。

這CG就是柳唯我獨尊的鄙視人,就當作沒看過這個吧(摀臉)。

 

崩壞ED

妃那發表了聖母理論,簡而言之就是還是老師來救她很高興,就算被老師當成玩具也不再在意,雖然被那些學生關在這裡,但老師也因此來救她,她不會忘記這份溫暖等等……

結果柳本來一副溫和的臉靜靜在聽,之後瞬間變臉!

怎麼看妃那都慘遭毒手了。

時間跳到了許多年後,東條先生說起了曾經有個優秀的女學生,她畢業了之後不知道在做什麼呢。

柳則是說誰知道呢,他跟她又沒有在聯繫。

放學後柳來到了特別指導室,裡面關著被鎖住的妃那。

 加修  

從這裡可以得知,妃那已經失蹤多年了。

實際上她這幾年來一直都被柳關在這地方。

總有一天,一定要揭發你的惡行!

即使身陷囹圄,妃那仍然憤怒的瞪著把她關起來的男人。

†††††††††††††††

聖母無法普渡眾生的。這句話可是至理名言。

起碼在這條線不是萬能的。

雖然我也不認為柳的話就一定是對的,不過果然不是聖母就能治癒眾人的啊。特別是認定世界萬惡的柳,對聖母這種東西想必嗤之以鼻吧。

就算是最純潔的天使,柳也不會受到絲毫感動吧。

其實我覺得這才是最正確的反應,每次看到有些遊戲動漫反派被感化,就難以產生認同感,還以為他們的智商被拉低了呢。

不是說我同意人性本惡,但重點是某人心中的黑暗面不會因為某些理論就此消失,與生俱來的負面人格天性如此……與其說感化,不如說理解而嘗試妥協更為正確不是嗎?

但還是太~~可怕了,果然這傢伙不論是哪個ED都無法讓我產生破關的幸福感。

不過我倒是挺喜歡戀人結局,重點在妃那不是柳。雖然說兩人共同浪跡天涯成為共犯者什麼的非常帶感,不過鑒於柳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先別管這個。

妃那不是試圖感化柳,而是想去理解柳的觀點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動漫裡常有的是主角最終會用聖母光芒讓反派醒悟,成為正義的一方。

可是不管那是善是惡,同樣都是自己所堅持的觀點不是嗎?為什麼會那麼容易被感化呢?因為形成這個世界的是「善」,因為人性本善,所以反派其實內心還是憧憬著光明,所以容易被說服改邪歸正。

這點我能理解,但是有些作品太過於執著於主角方,結果我看到的是主角只認為自己是正確的,並且試圖將自己的觀點強加在對方身上。

但是柳線告訴我們,這跟對與錯無關。妃那在崩壞結局裡說的並非錯誤,只是那不是他的觀點。先不論某些作品裡改邪歸正的反派,世界並不是善惡二元論,與其說柳提倡性惡論,不如說他是激進派。

如果各自只堅持自己的想法,那麼兩人終究沒有交集點。

妃那雖然看起來是認同了柳的觀點並與他私奔,實際上柳也被妃那的某些觀點所滲透,所以這兩人才能幸福的在一起。

不然一面倒的觀點只會形成如上述的人形ED。

因為彼此都互相有所妥協,才能找到所謂的平衡點。

然後結尾,柳線從頭到尾只讓我想到——妃那嫁給我吧!別去管那暴力老師了!

總之我的重點只在妃那身上,柳先生什麼的請圓潤的滾到一邊去吧!

0528カウントダウン-thumb-400x566-124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葉つゆは 的頭像
露葉つゆは

露葉の王房

露葉つゆ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