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    

後面可以說是神展開的手法讓我好喜歡><

其實這本不算是推理小說,不過我看得很開心。

我本來就很容易被華麗的語調和字彙吸引,只要有一定水準的架構,任劇情再平淡我都能看得很歡。

特別是這本書的人物設定和背景實在是非常唯美,頗有日本古典浪漫的感覺……而且封面那四大女主角又是各有千秋的美女。

首先是春殿的東家公主あせび,台譯阿榭碧漢字寫作馬醉木,大紫御前取這小名是為了羞辱東宮,也就是當今皇太子。她有著罕見的褐色頭髮,和櫻花般的可愛容貌。

性格天真的阿榭碧代替生病的姊姊雙葉進宮,因為從小不太出門,對外界之事不甚了解,也常被其他人取笑。不過她擁有得天獨厚的琴藝,讓她也足以在四家公主中脫穎而出。

最初也是由阿榭碧的無知讓讀者能漸漸了解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的人都是卵生動物,能變成烏鴉。貴族被稱為「宮烏」,平民武士則是「山烏」,而最低賤的則稱為「馬」。

所以馬醉木便是諷刺當今皇太子。皇太子與公主藤波為側室所出,一出生便證明他是真正的「金烏」,所以正宮大紫御前所出的皇子便被迫讓位。

這一年中有兩條生命殞落,一個是與阿榭碧交好的夏殿侍女早桃,另一個則是闖進宮殿裡的男性。

早桃是否真的因為畏罪自殺?而那名男子是否真的是白珠公主的舊識一巳?

而四家的公主是皇太子的櫻妃候選。

但是最主要的皇太子本人卻總是在重要場合不露面,以至於都快過了一年,公主們連皇太子的臉都沒看見。所以公主們只能互相了解彼此囉。

 

南家夏殿的公主濱木棉是個身材修長勻稱、英姿颯爽的美人。雖說用詞舉止都毫不顧忌,從對可能會成為自己丈夫的皇太子也不在意,她一出場我就對她很有好感,我超喜歡這種英氣凜然的帥大姊的!

特別是她為了只是想欣賞華美布料卻被責罵的侍女低頭道歉的時候……太帥了啊!有看過誰就算下跪道歉也如此高貴有氣勢嗎!

秋殿公主也就是西家的真赭薄,帶著暗紅的黑髮和女人味十足的姿態,可說是整本書中最美的人。乍看之下那華麗的美貌,有著言情小說中女配常見的嫉妒和為難別人。不過實際上真赭薄也是個率真善良而且心靈手巧的女孩,越到後面我越喜歡她。

而北家的冬殿公主白珠,如同她的名字般像純白色珍珠一樣雪白高貴,有著彷彿未曾曬過太陽的白皙肌膚。而她一開始就擺明了不管如何都以入宮為目標,為此她丟棄良善決定當所謂的惡人。連帶寂寞與燃燒於心中的愛意一同埋葬。

然後是在最後才露面並扮演偵探角色的皇太子……一出場就一鳴驚人啊!太有魄力了!

我都要拜在他的石榴褲腳下了!

很多小說總是能讓人輕易知道女主角會和某人在一起,事實上這本書的序言(以皇太子的視角,在夢幻的場景看見了如櫻花精靈的阿榭碧)以及中間(阿榭碧認出了長大後的皇太子,並看著她的方向微笑)也誘導著我們認為是女主角的阿榭碧從小與皇太子互相愛慕。

畢竟是很多都是以阿榭碧的視角來訴說。

不過後面皇太子所揭露的真相,顯示出了阿榭碧不如一開始讀者所想像的單純。

原以為是羨慕真赭薄華麗和服的早桃,其實是發現了阿榭碧想將愛慕自己的男僕嘉助所引誘過去的計謀。而且之後阿榭碧還利用了仰慕自己的藤波公主,借她之手解決掉了早桃這隱患。

甚至最開始她那對外告知生病的姊姊雙葉,也是因為她的策略才無法進宮。

而皇太子也從來沒打算挑那些一心一意想成為櫻妃的公主,而是選了失去家族後盾的濱木棉……雖然我認為最大的原因果然還是愛啦。

畢竟前言和後續都清楚的寫著了嘛。

我最喜歡的角色是濱木棉,第二名是真赭薄。我敬佩著白珠,她似乎是四位公主中最年幼的,然而她那為了家族著想甘願捨棄愛情,以及不論變得再怎麼惡毒都要貫徹決心的行動讓我深受感動。

和始終認為自己無辜的阿榭碧不同,白珠相當清楚自己的行為所代表的意義。

至於阿榭碧,我並不是因為後面才不喜歡她的喔。相反的,顯示她並不如外表舉止那樣單純時,我反而對她好感度上升(雖然只有一點點)。

老實說看到一半時,就覺得我自己絕對不是會和阿榭碧成為手帕交的類型,頂多點頭之交。

所以看到她其實是幕後黑手的時候,有種對她刮目相看的感覺(各種意義上

我並不討厭有些小心機的人,但是那也只在不危害別人的範圍內。

當然,和單純的人最好相處。

其實我覺得阿榭碧之所以認為自己無辜,是因為她真的沒有想要害別人。

雙葉及真赭薄的事情最多只是想使之受到驚嚇而已,早桃的事情她本來只是想趕她出去,嘉助如果沒有茶花和瀧本的插手也不至於死。

阿榭碧並沒有想要傷害別人,只是沒去考慮後果而已。

或是下意識地給排除了呢?為了保持自己的天真無邪。可是就算因為自己害了兩條人命,也不認為是自己的錯。

我覺得這比有意識地想害人還要恐怖許多。

所以皇太子的那句話讓我相當痛快。

謝謝妳喜歡我,但是我討厭妳。

之後阿榭碧會不會繼續以那種方式生存下去,我們也不得而知。

 

再來說到了濱木棉與皇太子奈月彥。

這兩人的關係有些複雜,濱木棉既是童年玩伴又是殺母之人的女兒,多年以後居然又成為了南家夏殿所派出的櫻妃候選。

序言有說到年幼的皇太子曾和玩伴阿墨一起到山谷玩,途中兩人望見了一個站在山崖上,一身淡紅色櫻花和服的褐髮漂亮小女孩。這段誤導讀者認為皇太子因此愛上阿榭碧,事實上皇太子的確覺得阿榭碧很美,但也只有這樣而已。

濱木棉只是南家的一顆棋子。利用貼身侍女暗殺皇太子並扶正原本的東宮,並且讓現任當主之女撫子入宮就沒有用處了。但她反倒利用這點來保護皇太子,做出許多不像公主的行動,不參與任何宴會避免波及到其他公主,又暗自推舉最能為皇太子出力的西家公主真赭薄成為櫻妃。

只能讓人感覺她實在很為皇太子著想。

雖然皇太子表面上還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就是,一副這都是妳自己的意願與我無關。

從最後面連接著序言的章節,就可得知皇太子真正認定的是玩伴阿墨——也就是濱木棉。

所以我合理懷疑皇太子在小時候就已經秘密布局了一切。考慮到濱木棉的尷尬身分時,就打算利用不以迎娶四家公主為前提這一點,將長大後的濱木棉娶為櫻妃吧。

而南家派出濱木棉正好符合皇太子的心意,順便掃除其他障礙及調查宮內殺人事件,等到濱木棉成為棄子後照樣能將她迎娶進宮中。

看看那個求婚台詞就知道了。

我並不覺得妳特別也沒有愛上妳,就算娶了妳也不會給妳的娘家特別待遇,有必要時也會把妳切割掉。即使如此妳也只能扼殺自己,為了我活下去。

同樣一段台詞,皇太子在最後是對真赭薄及白珠這麼說的。

如果妳接受這點也有覺悟的話,我就娶妳為妻。

不過他本來就是打算讓真赭薄拒絕自己的,白珠有一巳也不會接受,阿榭碧從來不在他的考慮之中。

皇太子對濱木棉說了同樣的台詞,只有最後面改變了。

如果妳接受這點也有覺悟的話,可以成為我的妻子嗎?

……根本就是愛的告白啊。

不過濱木棉雖然同樣深愛著皇太子,但也是以政治角度為他著想,前面她不想入宮而是推舉願意效忠奈月彥的西家公主真赭薄就可得知。

所以用這種政治的說法反而能讓濱木棉點頭……是說,這該不會也在皇太子的算計之中吧?

日本好像也有出續集。時間點和這本書一樣,不過是以皇太子以及侍從雪哉的角度去描寫。也就是皇太子在那段時間的行動。

等到台版有出翻譯的時候再去看吧。

最後,中間一段寫著皇太子經過迴廊時曾往某個方向看過去,並且向某人微笑。真赭薄問他到底是對誰笑?

那時以阿榭碧的視角訴說,她認為那是朝著自己的笑容。

然而皇太子卻斬釘截鐵地說,他很清楚沒有對她笑過。

快速翻到那一段,會發現阿榭碧那時正與濱木棉坐在一起。

連接著序文的後文這麼寫的。

等我們都長大了,我來送阿墨一件和崖上少女一樣美麗的和服吧。

然後嘲笑阿墨說就算不穿漂亮的和服,她也一樣是最美的。

那時經過迴廊的皇太子,應該是看到了童年玩伴已經成長為一個美麗的女性,穿著高貴的和服在另一端,所以不自覺的露出微笑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葉つゆは 的頭像
露葉つゆは

露葉の王房

露葉つゆ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