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e_800600  

這個遊戲非常推薦,從兩年前剛開始製作時就不斷等待,發售期間甚至還延了一個月,但等待絕對是有價值的

全語音而且不相干的路人角色幾乎都有立繪。妖怪的造型也栩栩如生有些太恐怖了),而且聲優們好敬業,念咒文都非常賣力,劇情也很有笑點。

超喜歡主角天現寺橋怜雖然每次玩BLG都會對主角有點好感,不過這個真是太中我萌點了啦啦啦。

主角怜是一個超沒節操,很自我步調的毒舌腹黑美人。身邊有一個超喜歡撲倒主人的美少年式神バサラ,化成飄飄紙型態也超級可愛

然後攻略角色有三人,學生時代的舊識上大崎優和統領新宿的大妖羽織四谷,以及在遊戲本篇才會正式出場的黑社會陰陽師目黑將人。

バサラ算是隱藏角色,路線也非常短。沒什麼真相。

應該說東京陰陽師好像沒什麼真相路線之類的東西?主角本身就是團謎了說。

順帶一提,我的好感度是目黑>バサラ>上大崎>四谷。

感覺目黑和上大崎算是表裏官配。目黑跟怜真的是那種小說漫畫裡會順其自然發展成情侶的通常模式。而上大崎是因為會解開天現寺橋家本身的謎,算是某種真相路線。

至於四谷……我真的覺得他的路線有沒有發展愛情都沒關係耶。

我比較在意那上一代的恩怨戀情仇啊。

バサラ有大人版(也太大隻),是某個有名武將的片假名。

話說怜超威的,能力很強獨自一人也能解決事情,頭腦也很好,基本上不需要其他人的幫忙。

首先是上大崎,兩人國高中都是同學。本來不怎麼熟,某次在圖書館突然搭上線後就常常講話。同為陰陽世家而且又拒絕繼承家業的兩人很有共通話題。

加修  

高中上大崎生日的前一天,本來抱著必死的心情打算和怜表白,怜卻突然不見蹤影。

直到幾年後才再次相遇。兩人都成為了原本不想繼承的陰陽師,在某個工作場合遇到。

首先打招呼的怜叫出的不是上大崎的名字,而是姓氏。

於是上大崎也只能稱呼怜為天現寺橋。

兩人的關係歸零了。

上大崎很明顯地從以前就暗戀著怜,所以對於怜以前的不告而別感到無法釋懷。不過之後還是努力不懈的保持聯繫,常常寄些吃食過來,怜也真的會被食物釣上來……

在休假日時,上大崎寄了許多蔬果給怜,被怜暗自吐槽是自己的母親嗎XD

加修  

之後怜還惡作劇似的把紙片型バサラ用傳真機傳給上大崎道謝。

要進入他的路線所接的委託有一個是在愛情賓館內,本想認真談話的上大崎卻發現怜睡著了,氣到的上大崎不小心形成了壓倒的狀態,這時如果選錯了的話會變成相當香豔的BE。

東京陰陽師的BE很直接,就是掛掉。不過有些會是限制級的。

而委託的最後一章,所有攻略角色都會聚集在一起。在被妖怪群襲擊時,怜會要求與他關係最親近的人的協助。

而進入本篇一開始怜就接到了哥哥壱也的電話,要他回本家一趟。雖然與上大崎有約,無法違抗家裡的怜還是乖乖搭上火車回去,沒想到下車就發現上大崎已經等在了那裡。

直升機!居然是直升機,也難怪怜會對他有怨氣(老是說他是死有錢人)。

順帶一提,上大崎流是本家的治癒系法術,而天現寺橋流則是擅長咒術的家系。

而且天現寺橋家不顧小孩的意願,硬在當時根本不想成為陰陽師的怜的手腕上刻下咒印,並且監禁了他一年。

等到哥哥生下了繼承人才被解放,那時怜直接逃往新宿以陰陽師維生,並且開始藉由糜爛的夜生活來平復空虛的內心。

這也就是怜突然不告而別,消失在上大崎眼前的真相。

而多年之後的怜性格更加扭曲,以前那種有些純真靦腆的模樣完全不復見,變成了這種腹黑傲嬌沒節操的誘受。

在進入本家後,嫂嫂美里帶怜去了眾長老面前,也見到了現任家主的哥哥。

哥哥︰你有和美里睡過嗎?

第一句問話就如此霹靂。

連我都愣住了。

結果是因為姪子翔太的能力無法施展開來,才被懷疑該不會不是壱也的小孩。因為怜也是後天才開發能力的,所以長老們懷疑這是怜的孩子。

甚至還想勒令兄嫂離婚再娶另一個陰陽世家的女兒,而那個女性本來還是長老們想婚配給怜的。

這個家真的有病!難怪怜徹頭徹尾討厭這個家庭。

上大崎家雖然也有些問題,不過還沒到天現寺橋家這個誇張。

不過幸好哥哥壱也還挺正常,他也是迫於長輩的壓力才搞了這麼一齣。

不過翔太其實有能力,而且異常的強大。只是因為在這個家感覺到了某種不祥的氣息(懷疑是金神),才裝作沒有能力。

晚上上大崎理所當然睡在天現寺橋家,此時感到憂鬱的怜想藉由身體平復心情,於是誘惑上大崎對自己出手。

加修  

本來遊戲一開始怜沒有發覺上大崎暗戀自己,似乎是後來才慢慢察覺的。

不過上大崎有著某種感情潔癖,認為如果怜不是真心喜歡自己,就無法做那種事。

所以說上大崎篇相當慢熱,而四谷又是一開始節奏就超快……果然目黑的劇情最恰到好處啊!

隔天怜醒來發現上大崎已經不見蹤影,以為他已經回去而難過不已之時,結果發現上大崎只是出去一下而已。

這個時候就是怜開始動心的時候了吧。

之後的劇情就是天現寺橋家那「不詳的存在」控制了上大崎,讓他差點強暴殺害怜,如果選錯選項怜就會在這裡被殺死。

不過也因為如此,讓上大崎終於失控說出了心裡話,關於以前的學生時代回憶以及對於怜不告而別的怨懟。

一番波折後兩人總算言歸於好,並且重新直呼對方的姓名。

然後兩人帶著翔太,開始想辦法解決其他被控制的長老們(想抓翔太當祭品)。

最終答案是,那不詳的存在並不是金神,而是某種凝聚了思念的塊狀體。

所以擁有靈媒體質的上大崎才會被操縱。

以前的怜也曾經感受到那種不快的存在,並因此更討厭自己的家。

加修  

總之怜的超強咒術以及上大崎那錢多的要死的符咒總算將這件事解決了。

事情解決後,壱也和美里馬上跑來抱住翔太。

果然這對夫妻也是正常人嘛。

總之壱也也能抬頭挺胸的以一個正常人的身分繼續領導這個腐敗的天現寺橋家,好好教育下一代的翔太吧。

之後本來怜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要表白,卻因為上大崎被控制傷害了怜而耿耿於懷,結果換成他逃掉了。

怜想著兩人就只能這樣不斷錯過,不管是學生時代,還是現在......

然後バサラ微笑鼓勵主人追上去。

バサラ真是可愛啊。每次他都是只要怜幸福就好,默默隱藏自己的小小寂寞。果然還是目黑比較好吧,這三人相處得超融洽的。

融洽到我都想3P了(甚至4P也行)。

怜再次用盡全力表示自己的心情,而上大崎還因為過於幸福而導致腦中一片空白當場被定在原地。

加修  

這兩人總算填滿了將近十年的空缺了。

本來以為到這裡就完了,沒想到——還有終篇!

這遊戲太讚了!

兩人順利交往後,上大崎帶怜去過了很多地方。看得到海的旅館及附有溫泉的高級旅館——可是。

為什麼明明在一起卻沒有出手過!?

怜粗暴到指甲深陷進沙發。

這邊我快笑翻了。

怜開始反省是不是自己以前的生活太過糜爛的關係。不過上大崎曾經對此表示不在意。

每次都刻意的製造氣氛,每次都有穿新的內褲(爆笑),還有稍微噴點香水。

假裝醉了之後貼近對方,沒想到上大崎就捲起棉被自顧自睡著了。

甚至還懷疑是不是自己魅力不足,但是上大崎有過「前科」所以應該不是。

今天就決勝負!就算把優壓倒也要……!

已經徹底偏離了某種方向,不行,笑得我肚子好痛……

確認自己魅力十足的怜開始將各種可能性羅列出來——童貞、性病、性無能等等……

不管哪個都是大問題呢。

加修  

不,童貞的話好像是挺不錯的展開……

用非常認真的臉這樣思考著。

天啊,誰來救救我的肚子……笑到飆淚了啦。

今晚本來打算把上大崎榨乾的怜最後沒能得逞,原因是上大崎的父親叫他去相親。

原本對象應該是上大崎的哥哥,但是他卻突然失蹤,於是上大崎被迫緊急上陣。

相親對象是白金家的孫女白金貴子小姐,而且還是「憑依」的直系。

而白金家則是「藤憑」,藤是像藤蔓一樣的蛇。

據說因為有著憑依的關係,白金家女性的未婚夫往往會因不明原因猝死。

上大崎必須在哥哥回來以前代替他相親。

於是兩人著手展開調查,首先是尋找上大崎的哥哥小路。

而上大崎親自去和白金貴子碰面(是個美女呢),卻意外發現她身後有不明靈體,而上大崎不覺得那是藤憑,也發現白金貴子似乎有喜歡的人。

直截了當的問了她,卻引起了激烈反應。她身後的靈體不詳氣息也迅速竄高。

另一方面身在天現寺橋事務所的怜感應到上大崎有危險,施展了式神代替上大崎承受了傷痛,查覺到這點的上大崎急忙跑來天現寺橋事務所。

兩人久違的吵了一架,怜還不小心把上大崎沒對自己出手的心事說了出來。

上大崎表示自己也是男人,喜歡的人在身邊當然不可能會不想做什麼。

但是……我在害怕……

優,你……

你也知道吧?

就算是童貞,我也能溫柔地領導……

然後馬上被上大崎吐槽了(笑噴),話說聲優先生這句吐槽不夠給力喔。

上大崎所說的害怕正是之前去天現寺橋家時,被思念體給操縱攻擊怜的事情。

不想傷害怜的上大崎於是一直忍住沒有出手。

最後怜使出了陰陽術定住上大崎,然後就……拉燈了。

怜是強氣腹黑女王誘受,鑑定完畢。

兩人擬定了計畫,決定將那個形跡可疑的憑依抓起來。

結果當天因為上大崎的天然誤解(做出類似調戲女性的行動),讓怜的妒火升到最高點。

我現在心情很糟,不快說的話就消滅你……什麼只是吻而已啊笨蛋!

れれ怜,角色設定變了喔!?

就連上大崎都嚇到快哭出來了。

之後……果然靈體並不是藤憑,而算是怨靈的一種,名為水蠱哭的怨靈作為守護靈在貴子身邊守候,並且兩人日久生情。

所以在貴子身邊的男人常受到怨氣而猝死,有些也有想對貴子動手動腳而被憤怒的水蠱哭殺掉。

而水蠱哭本身也希望怜能將自己消滅掉,讓貴子能得到普通女人應有的幸福。

而貴子當然是哭著求他不要這麼做。

加修  

最後事情還是圓滿解決了。

怜能夠淨化水蠱哭身上的詛咒並使之妖化,但還是無法擁有肉體,所以也無法生小孩。

貴子回答,現在就算要犧牲一切,也不想與他分離。

最後的おまけ,是上大崎的親戚在結婚典禮前夕收到了恐嚇信。於是上大崎的爸爸叫兩個人偽裝成新人守株待兔。

上大崎的表姊是個沒有陰陽師能力的普通人,但是犯人似乎有能力的樣子。

怜雖然排斥穿女裝,然而因為體型問題,以及上大崎表示想看怜的新娘打扮,只好硬著頭皮上陣。

結果犯人就是宣告結婚誓言的神父。

於是兩人反應極快的將犯人捕捉,而這本身就是假婚禮,因此整個會場的客人也都是相關陰陽師,在兩人出手之時就迅速逃出會場。

結束後兩人就慵懶的躺在沙發上打情罵俏。

這些都無所謂啦,怜穿婚紗超漂亮的啦。

 加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葉つゆは 的頭像
露葉つゆは

露葉の王房

露葉つゆ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