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修  

看似狂暴的有愛人妻目黑是也——因為是真愛路線,所以特別精緻豪華喲爆字數了)。

這是去日本留學前一天的最後一更

和其他三個不同,怜和目黑並不認識。也就是說,要是沒走目黑線這兩人應該到死都是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

要進入目黑的路線首先得和上大崎接受大型暴力組織的工作,然後在目黑挑釁時選擇應戰,這時怜會大展身手讓目黑對他產生興趣。

而怜也會在另一個委託中目黑完全沒出現)對目黑產生興趣。

下一樁委託來自暴力組織成員的安國,途中目黑會闖進來對安國開槍,怜也因此發現安國並非人類。既然收不到酬勞那麼也不想浪費符錢,怜把目黑拉進來對付安國。

事後目黑將怜壓到牆壁上,表示怜對妖怪的寬容讓他很不爽。怜注意到了原本臉頰上的傷口不知何時已經復原,於是了解到了——目黑有妖怪的血統。

加修  

目黑也相當爽快地承認了。

不過他的言語中透露著對妖怪的憤恨,還有對自己體內妖之血的不滿。

怜被抓住頭髮,強壓在牆壁上,甚至後頸還被目黑的牙齒用力刺破。然而他居然意外的感到興奮。

……嗯,反正往下看就可以確定怜根本是S心M身的標準女王誘受。

怜都快要受不了的時候,目黑卻輕飄飄地丟下一句膩了轉身就走。

這是哪來的渣男台詞啊喂!

話說目黑的脾氣意外的好耶,有時被說到痛處也是表面心平氣和的諷刺回去,反倒是怜的冷臉常破功氣到面紅耳赤。

休日時,怜對目黑的在意到了主動去查有關於人與妖混血的書籍。這裡就提到了前前作紅天的主角也是半妖的羽織藍丸!

然後怜回想起當時目黑那帶有嘲諷的語氣和動作……

一般來說都做到那種程度,不是說句膩了就可以吧!那個混帳!

羞恥到紅著臉發出怒吼的怜把バサラ給嚇到了。

用微笑蒙混過去的怜繼續發散思維……

難不成他喜歡焦躁PLAY嗎?

是這個原因嗎?重點在這裡嗎喂!

然後怜認真的打算用二十九年人生中學到的技巧,絕對要掌握住目黑的弱點並玩弄到他哭著求自己的地步……

加修  

嗯,可以看出怜有多鬼畜S了吧。

有天目黑找上門來說了一些挑釁的話語,怜選擇無視,於是目黑繼續說了下去。

有關於怜對妖怪特別和善的事情,順勢也提到了陰陽世家,其中怜察覺到了目黑似乎對自己本身抱持著怨恨,於是忍不住問目黑不斷殺妖的目的。

目黑說希望得到幫忙。

就在目黑要對怜說出他的秘密時,上大崎闖了進來。

這邊超討厭的啦,別隨意闖進來打斷人家啊啊啊!

然後一進門看到目黑就不悅的趕人回去。上大崎明明不是這個家的主人。

隱藏的單元會在這事件後浮出,這次是由不知名妖怪所委託,拜託怜來阻止目黑將人對妖怪的大肆殺戮。

剛好上大崎在旁邊,於是兩人一起朝目黑的家前進。

……是說我覺得沒有上大崎事情就會很容易解決了啊。

上次打斷別人說話,這次又老是亂插話亂叫,氣氛會變更糟的耶。

演變成爭吵場面,怜與上大崎同時對付目黑。這裡如果選一個人對付目黑會無法察覺到麻醉彈的存在,然後就會進入BE。

雖然沒有被殺啦,不過兩人的緣分會沒了所以要特別小心。

結果大意使得麻醉彈被怜的符咒無效化,被上大崎束縛住四肢的目黑,完全沒有敗北的屈辱感,反而顯示出一副輕鬆自在的姿態。

掌握主導權的怜問目黑怎樣才會停止狩獵妖怪,目黑則回答如果怜肯協助他就會停止。

雖然上大崎馬上激烈拒絕,怜卻是平靜的點頭答應。

然後怜湊近俯看著目黑的臉孔,後者無奈地嘆了口氣。

什麼時候變成那種居高臨下的視線啦——天現寺橋。

語氣雖然無奈,卻讓人覺得他莫名的放鬆。

終於看著我的眼睛說出來了呢,我的名字。

對於怜有些調笑的話,目黑難得露出了一種鴿子被豆子所打到的驚訝表情。

……這時候上大崎實在是個超級電燈泡啊。

兩人離去後,以目黑的視角進行訴說。

怜看著他的眼神不是恐懼、憤怒或是敵意,而是憐憫。

第一次遇見毫不逃避自己視線的人,目黑覺得若是怜,或許真的能聆聽並實現自己的願望。

然後再次休日,怜聽到了玄關所發出的雜音,猜想是不是出去採買食物的バサラ與人起了紛爭急忙跑出事務所。

結果被人摀住嘴巴拉到暗巷。

加修  

從聲音可以得知是目黑,他正在躲避外面追擊他的敵人。

然後務必要說說下面的對話,目黑和怜簡直是成熟大人的調情典範啊!

目黑抓住怜的下顎,手指微微撐開怜的雙唇。

我是不討厭強硬的方式,不過你看起來並不溫柔呢。

怜冷笑著甩開了目黑的手。

你喜歡溫柔一點?

啊啊,最好記住這點。

下次誘惑你時會好好用上的。到那時我會非常溫柔的折磨你的。

單手握住槍做出發射姿勢,瞄準的是怜的下半身。

……你把我當成笨蛋了吧。

唉呀,好可怕好可怕。

這副充滿了大人色氣的對話是怎麼一回事。

接下來轉回委託,這次是要處理某間醫院的遺體會突然消失的事件。

電燈泡上大崎也跟怜一起過來了。

然後兩人進入太平間後,目黑也隨即出現。

上大崎馬上又炸毛了,目黑還是一副冷靜把人當成笨蛋耍的感覺。上大崎根本只有被耍的份呢。感覺好像無理取鬧的小孩。

這時突然一陣風颳起,擺在床上的遺體也消失無蹤,只有天花板傳來奇妙的咀嚼聲響和不斷飄落的白色粉末。

目黑的雙眼亮了起來,彷彿等候多時的開始攻擊。

明確的指向目標的作戰方式,讓人懷疑是否他以前曾跟這種妖怪作戰過。

事實上目黑的語氣也像是碰見了好久不見的故人(雖然帶有敵意),而且他對這種妖怪的能力相當熟知,快速的擬定作戰方式。

怜趁隙問目黑以前跟這種妖怪作戰過嗎?

啊啊,是啊。這傢伙……把我的妹妹吃掉了啊!

在驚訝的一瞬間,怜不小心被攻擊到。聽從目黑的指示張開了結界,將妖怪困住,結果卻因為上大崎擅自移動而讓妖怪逃跑了。

上大崎你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扯後腿的傢伙!

面對怒火超旺盛的目黑,就連上大崎也只能怯弱的乖乖道歉。

而後怜從目黑那確認剛才所對付的是名為火車的妖怪,專吃死人的遺體,而妖怪右眼的傷痕是目黑以前親手傷到的。

加修  

而被吞下去的妹妹其實還活著,只是被困在黑暗的狹間裡。妹妹和目黑一樣都有四分之一的妖怪血統,所以目黑堅信著妹妹一定還活著。

對將家人視為第一的目黑,令相當討厭自己家族的怜感到不可思議,同時對毫無放棄之意的目黑懷抱著一種複雜的心思。

然後到了最終委託,這邊怜會選擇和目黑一起解決這起事件。

不過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吃掉目黑妹妹的火車妖怪會在事後出現,所以目黑會追出去,怜也跟在他後面一起追出去。

然後兩個人短時間內被火車吞進狹間,目黑還看到了妹妹的幻影。後來得知那是火車故意讓目黑看到的。

為了惡意嘲笑追殺自己的目黑。

感到憤怒哀慟的目黑用力槌打著地板抽泣起來,看著這樣的目黑,怜也無法做出任何安慰,只能靜靜看著。

數日後,目黑上門了。

我是來委託你的。拜託你跟我一起尋找我的妹妹。

於是正篇開始。

怜本來就想多了解目黑,所以也毫不猶豫答應。順便還交換了條件,不准目黑再去濫殺妖怪。

目黑答應了。臨走前,怜問目黑是因為憎恨才會去殺妖怪嗎?目黑回答只是因為生理厭惡。

這兩人也察覺到彼此某部分很像,換言之就是同族嫌惡。

バサラ很擔心怜會因為和目黑走得太近而遇到危險,畢竟他的仇家挺多的。而且バサラ還說只和臉蛋和氣質的話,目黑根本就是怜喜歡的類型。

……都已經經由式神承認是官配了嘛!

不過怜認為只是稍微被目黑吸引,而且對他和自己相似與相反的部分產生好奇……等等,總之認為自己並沒有喜歡他。

怜果然是很難攻略的類型呢。

雖然從內心話感覺他已經充分動搖,只是勉強維持住平衡而已。

目黑走後,怜前往今日的委託地點。然而看到的卻是已經死亡的委託人與這次要對付的土蜘蛛。

晚了一步的怜看著委託人的屍體,複雜的想著目黑是不是也有過這種心情……

隔天目黑到來,怜發現目黑的身上居然有著許多傷痕,追問到底才發現昨天有妖怪襲擊目黑,但是目黑為了遵守與怜的約定沒有出手。

怜對於目黑的極端感到不可置信,自己只是禁止他的無端殺戮,而不是叫他被打不還手。然而目黑表示一旦殺紅眼就無法停止了。

總算談論到正事,怜的作法是用遺體引出火車,而且火車喜歡的是那種帶有咒力的屍體。而遺體的來源是從天現寺橋本家得到,也就是天現寺橋家所咒殺的遺體。

目黑擔心著這具屍體的唯一女兒,而怜卻告知實際上就是女兒委託天現寺橋咒殺父親的(為了公司的繼承)。

這裡也區別出了怜與目黑的性質。

目黑認為咒殺父親的女兒非常可怕,在只會從血緣者身上榨取利用價值的怜看來卻是再正常不過。

目黑非常重視家人,因為妹妹與他相依為命。怜討厭親人到恨不得斷絕關係,是因為那種古板冷漠的家庭就只能靠利益來運作。

所以怜比起人類反而更能理解妖怪。

怜順勢問到了目黑的身世。目黑坦言到父親是半妖,母親是一般人。母親產下妹妹あさひ後就過世了,父親認為是妖之血的錯誤十分自責,當下跑出家門從此失蹤。

加修  

說著這些話的目黑聲音十分平靜,怜卻從他臉上讀出某種寂寞複雜的表情。

父親離去之後,由母親的親族收養他和妹妹。到了目黑出社會工作,妹妹上大學後才去世。之後就由目黑賺錢供妹妹上大學,兩人過著平靜的生活。

直到火車的出現……

談到報酬時,目黑慷慨的承諾給怜三千萬——幾乎是他全部的薪水。

怜感到某種違和感。先不說妹妹到底是否還活著,日常生活中多少要留點錢在身邊,可是目黑卻這樣毫不猶豫地把身家財產都給出去……

硬壓下心頭的異樣,怜決定維持委託者間的關係不再深入。

怜拿來了契約書,目黑嫌麻煩沒看內容就簽了。怜又給了目黑一隻手機以防不時之需。

結果晚上有妖怪來襲擊目黑,卻被手機裡的符文給逼退了。另一方面的怜關注著手機另一端目黑的狀況,在確認擊退妖怪之後才去睡覺。

隔天目黑很早就來訪,發現怜還在睡。而且怜在半夢半醒之間看到目黑,無意識地說出了「你沒事,太好了」,讓目黑驚了一下。

出了房門後,目黑開始與バサラ聯手進行某個計畫……

怜醒來時搖搖晃晃的走到客廳,バサラ就用燦爛到不自然的微笑跟他說早餐已經做好了,請坐到有筷子跟沙拉的地方。

那時我就想說,這個純日式家庭居然會有沙拉這道菜?

不過睡得迷迷糊糊的怜顯然沒有想太多。

バサラ一如往常的端起早餐擺往桌上,只不過聲音卻不是平常的可愛軟萌,而是一個成熟男人的聲音在裝可愛。

怜毫無知覺的就這樣不斷應答,等到說出了昨天晚睡是為了保護目黑後,那個聲音終於恢復了平常的語調。

那麼睡眼惺忪的樣子,昨天熬夜了嗎?

……什麼。理由應該知道吧,バサラ……怕夜裡又被襲擊的安全確保……只在契約間而已。

那種契約何時訂下了啊……算了,總之飯也做好了,還沒冷掉前快吃吧。

嗯,我知——唔、咦?目……黑?

瞬間清醒的怜,發現目黑正邪笑坐在旁邊。眼前的菜色不同於平時的純日式,簡直像洋風餐廳的料理。

使用大量蝦仁和貝類製成的奶汁烤乾酪白菜,奢侈的使用了多拉明格斯醬和荷包蛋的漢堡肉排,後面的バサラ還端著顏色鮮豔的沙拉。

加修  

……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管眨眼多少次,面前的料理都沒有消失。

バサラ解釋這全是目黑為了怜所做的料理,聽到目黑是為了自己做的,感到有點開心(話說我也好想吃啊)。

雖然被盯著看有點難以下嚥,不過目黑做的菜真是好吃到讓人不甘心。

順帶談起了目黑以前居然是在公司的企劃部門裡的普通職員,假日兼職陰陽師。妹妹還沒被吃掉前就只是普通的做個業餘陰陽師。

自學陰陽道的目黑讓從出生就不斷被訓練的怜感到驚嘆,不愧擁有妖之血。

但就是因為自學,目黑不像一般陰陽師曉得要淨身去除某些不乾淨的東西,所以那一天才會引起火車的注意,妹妹才會被牽連。

兩人約好了明天晚上行動,目黑表示今晚要住下來,バサラ超壞的。

連笨蛋金閃閃有錢人也有在停車,腳踏車這點程度完全沒問題喔

上大崎……你是有多弱啊。每個人都在欺負你。

怜嘲笑說目黑和腳踏車完全不搭,隨口問道是不是最近流行的折疊式腳踏車。

不,普通的淑女車啊。

怜完全無話可說了。

然後和其他兩人——常欺壓的上大崎及抱有些許敵意的四谷,バサラ儼然和目黑有著和平成為一家人的氛圍。

目黑大人是個很容易親近的好人喔料理的事情也能談,バサラ也很開心

還飄著粉紅色小花呢,說起來這是バサラ最樂見其成的配對呢。

怜還形容簡直就像是在新年迎接最喜歡的親戚一樣。

晚一點時,バサラ睡著被送到了怜的寢室去。

目黑不小心掃到了怜的簡訊,標題寫著「好想見你」。

以為自己看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的目黑不好意思的道歉,不過怜卻說那並不是什麼甜蜜的郵件,只是警告與目黑太過接近的簡訊。

淺眠並且不想讓怜睡沙發的目黑與堅持要客人睡床的怜最後達成協議,一起在沙發上看節目喝咖啡通霄。

第二天バサラ看到了看似感情很好的兩人睡在沙發上。

加修  

晚上兩人到了醫院去,那裡有怜的哥哥準備好的遺體。引出火車(順便說妖怪其實不叫火車,而是與火車相似的另一種,不過片假名太長所以以下都用火車)後定住了他,讓目黑趁機進去找妹妹。

目黑在漆黑的狹間內發現了一處截然不同的景色,而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正等在那裡。

她就是あさひ,因為狹間內異界的時間流動與現世不同,她已經與異界的主人結婚並生下一個孩子的中年女人了。

看著已經得到幸福的妹妹,目黑獨自回到有怜在的那個世界。

處理完火車後的隔天,目黑來付酬金的時候,對怜說自己已經生無可戀,不管有哪個仇家來找自己都無所謂了。

此舉引起了怜的怒氣,不禁嘲諷他是膽小鬼。目黑也火氣上升,然後……身體力行。

加修  

接下來請自行想像,畫面過於香豔就不擺出來了。

過了數天後,怜和目黑兩人都沒有聯絡。就算不斷說服自己對目黑也僅止於還算有好感、身體只交纏過一次的關係,他還是很在意目黑。

此時バサラ回來了,還帶回了幼小的委託人。

以下終篇開始。

名為久人的少年用詞相當有禮貌,而且怜立刻察覺他擁有類似陰陽術之類的力量,不知他是人是妖就是。

委託內容是「幫助目黑將人」。

久人表示不能明說與目黑之間的關係。

怜問為什麼這種事要找上他,畢竟他和目黑算是有點同族嫌惡的關係。

久人吐出了勁爆的話語。

啊咧?但是天現寺橋先生和那個人有肉體關係吧?

怜把茶噴出來了。

啊,還是說是被強迫的嗎?

……不,也不是那樣的……

這麼說來,果然關係很好嘛。真是的——

這什麼對話,感覺說話者年齡倒過來的微妙感。

別玩弄大人啊……

總之進入正題,所謂的幫助是讓目黑能逃離四谷的魔掌。

而目黑現在失去生存理由,內心只剩下空洞的他現在要找的是死的理由。

然而怜要目黑活著,要他就這樣狼狽的活下來。

自己在最絕望的時候也從未想過以死逃避,就算在泥中打滾也要努力生存。就算被目黑討厭也無所謂——被討厭更好。

反正本來就是同類嫌惡。

真的到了極限時只要像上次那樣索求身體上的關係也行。

然後怜開始不懷好意的想像以女王之姿玩弄目黑的畫面,邪笑到連一旁的久人都感到某種詭異。

首先怜先去找四谷,達成了只要能把他身體上的蛇紋弄出來,就停止對目黑出手的協議。不過,在找出方法前對目黑的攻擊也不會停止。

這個時間點剛好兩隻妖狐左京右京跑去襲擊目黑,查覺到此事的久人利用瞬間移動的能力將怜帶去目黑的住宅。

加修  

兩人共同擊退了兩隻妖狐。

再來怜先去金魚祭的骨董店找資料,再去繁華街找需要用的材料,途中還碰到了久人。

回到事務所後,バサラ發現怜帶回了一個用玻璃製成的漂亮菸灰缸。

啊啊……今天和左京右京戰鬥時目黑家的菸灰缸碎了。在骨董店看到了

覺得挺漂亮的,想說要給目黑……

不小心脫口而出,現在才住嘴已經太遲了。

兩雙眼睛笑咪咪的的看著他。

這難道說,是禮物嗎——

平常老是把禁菸掛在嘴邊……老師真的很溫柔呢

久人就算了,連バサラ也加入調戲行列。果然只有目黑才能被承認呢。

這可是天現寺橋先生努力選出來的煙灰缸,那個人一定會很高興的。

太好了呢,老師!

………

已經是官配了啦目黑X怜。

門鈴響起,話題人物目黑將人先生進來了。

各種理由所以目黑今天也要住下來,由於上次玩遊戲輸給目黑バサラ決定和久人一起用大富豪來雪恥。

怜看著這副場面覺得大家好開心啊……

也覺得目黑這樣活著就好。

真的是一家人和樂融融。

晚一點怜在進行能讓墨中妖怪吐出驅逐蛇紋的方法時,左京右京又跑來亂了。

最後終於擊退,然而目黑卻昏倒了,怜則是找到了將蛇紋逼出來的方法,不顧已經筋疲力盡的身體還打算用咒術加持力量。

四谷家的前方有大批妖怪等著。全都是四谷一紋。

怜的手臂就連內側都貼了大量符咒,在這種時候還能想到明日又要恢復貧窮的生活,但是首先……必須要先能活下來。

使出符術的怜那壓倒性的力量讓四谷一紋不禁後退。

左京和右京沒想到怜能那麼快就恢復體力,不過也猜中了他是用外道的術不要命的加強。

這裡的怜超帥的。

加修  

退下,我找四谷有事。

不然,我就不得不將這裡的所有人全部消滅。

左京說這就等於怜將和四谷一紋的人敵對。

現在還說什麼……我早就有覺悟了喔。

而且這也是和身為陰陽師的名譽及矜持有關。

不好意思但沒有時間了……我要認真囉。

怜開始吟唱符咒。

此時轉到目黑視角。

醒來的目黑馬上想趕到怜身邊,被受到怜命令的バサラ阻止。在一番溝通下,バサラ哭著拜託目黑阻止怜。

再去四谷那裡之前,怜所進行的儀式是在手腕刻上五芒星增強咒力。

雖然怜本來就有五芒星刻印,但如果覆蓋新的傷痕會更加增強。而且還用大量符咒貼在身上,那會使得自己的生命被削短。

上大崎是本家,以治癒為主所以不會傷到生命。天現寺橋則是以詛咒為本,常用殘酷外道的方式增強力量,所以歷代的陰陽師都很短命。

怜最討厭這種行為,這也是他不想和自己家人扯上關係的原因之一……然而現在他不使用這種方法無法戰鬥。

看到這裡真的覺得怜深愛著目黑呢。

於是目黑利用久人的空間移動能力趕到了正在與四谷苦戰的怜身邊。

兩人默契十足的並肩作戰。

用跟對付火車一樣的方式,目黑用麻醉彈讓四谷暫時失去行動能力,怜則趁機用符咒定住四谷。

然後這邊的怜超鬼畜的!

加修  

不是有句成語叫畫蛇添足嗎?怜就把蛇變成蜥蜴讓他跳出來了啊。

呼呼……羽織役大人的這種姿態,會變成往後相當美好的回憶吧。

你真的很鬼畜耶,有夠惡劣。

連目黑都甘拜下風。

因為不是很有趣嗎?

是喔。你也很辛苦呢,四谷大人……

被追殺對象這麼憐憫的四谷只能哀淒的叫喚著溜出家門的蛇(蜥蜴?)。

此時久人現身捧住了蜥蜴,也表明了他是目黑的外甥。

怜有種果然如此的感覺。

因為時間流動不同,前幾天目黑的妹妹已經壽終正寢了。留下的遺言便是希望久人能去幫助目黑。

目黑的祖父似乎與四谷有些因緣,也很喜歡久人,因此這次他決定放過目黑。

回去時紙飄飄狀態的バサラ正流著寬面淚等待他們。

怜在跨入家門前意識有些不清,對目黑低喃著。

我想對你試試看足コキ……

……啊?那什麼鬼?!

足コキ意思自己去查。

……沒有生存意義的話,索求我就可以了。到時候會用足コキ好好疼愛你的。

所以足コキ什麼完全意義不明啊。

不過這也表示……

你願意成為我活下去的理由嗎?

啊啊,作為交換,給我狼狽掙扎的活下去吧。

這簡直本年度最佳情話。

本來久人想和バサラ一起把怜抬進去,被目黑婉拒了。

不用了,這是我的任務。

被帥氣的話語感動(?)的兩人前,目黑說道。

就像這傢伙支撐我一樣,我也必須支撐這傢伙……絕對。

為了進去事務所,目黑跨出一步。

醒來時要讓我說出口喔,天現寺橋。

然後身體開始歪斜。

不過我好像也快到極限了?

本來想幫忙搬怜進去的目黑,說出這一句就暈過去了。

嘎——就連目黑大人也——

可愛的バサラ驚呼了。

加修  

……這是在哪齣搞笑劇?

過了兩天後,久人與目黑已經儼然是感情倆好的舅甥樣,約好以後久人還是能常來找目黑。

之後怜去了目黑家。目黑本來想抽菸,卻因為沒有菸灰缸而作罷。但是怜明明就看到前方擺著他之前買的菸灰缸。

那擺起來做裝飾吧。難得你幫我買的,用了太可惜了。

意想不到的甜言蜜語讓怜瞬間臉紅了起來。

我是那種會把喜歡的人送的東西珍藏起來的類型。

怜已經快被擊沉,努力保留最後一絲理智。

下面太甜了。大意就是目黑對怜說因為他的存在,他才能選擇活下來。

希望怜以後也能繼續支撐他。

怜就臉紅小聲說了句我知道了。

那喜歡呢?

——!太卑鄙了。

我可是好好地說了喔。

喜……喜歡你……

接下來本來應該轉換到床上去,然而怜卻突然叫停,然後……

足コキ來著,自行想像。

還真的實現了怜的妄想呢,不過腳指甲太長真是敗筆……

然後就變成了目黑的主場了。

加修  

這邊的怜真的是女王耶,不過目黑是把他當成公主。

隔天目黑為了還在跟他嘔氣的怜買了蛋糕。

食物是無罪的。

蛋糕放著,你回去。

之後兩人談論的是有關目黑對妖怪的觀感,經過久人一事,目黑似乎對體內的妖之血也能釋懷了。

然後目黑要求正式交往,也就是叫怜以後不要到外面打野食,有目黑就夠了。

怜對此模糊過去……

バサラ這時正好回來,看到了蛋糕心花怒放。

然後在泡茶時和目黑說了自己的煩惱——怜最近都不跟他做H的事了,好過分——

加修  

再來就是慌亂解釋的傲嬌怜與笑咪咪的目黑。

以下是おまけ的內容。

某天怜順路過去目黑的公寓。

沒想到門居然沒有鎖,擔心目黑遭到襲擊的怜趕緊進去,發現目黑正安穩睡著。棉被還露出另一個人的頭髮。

怒火瞬間上升的怜便叫著「你這個沒節操的!」猛然掀開被單,卻發現窩在目黑旁邊的是目黑的姪子久人。

被吵醒的目黑邪笑的調戲著怜,面紅耳赤的怜的辯解聽起來非常沒有說服力。

原來久人的父親最近去世,暫時從異界回來看目黑。某天久人在公園散步的時候,故意跟著誘拐他的妖怪走。

跑來救人的目黑怕傷到姪子,所以乖乖挨打,就當躲在一旁窺視的怜忍不住要出手時,真正的大魔王現世了。

——發火的久人君。

居然弄傷我的舅舅,不可原諒。

運動鞋踩在倒在地上的妖怪的頭上,此刻的面容如同鬼一般。

沒人教過你不能虐傷別人嗎?

妖怪被久人用力的踩在地上,四肢無力掙扎。

像蟑螂一樣亂晃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你是蟑螂以下的存在啊……

然後將妖怪送往極樂世界後,久人滿面天真笑容說道。

加修  

不行啦,舅舅。一直被挨打太難看了啦。

面對久人的燦爛笑容,兩位陰陽師凍結在原地。

……其實看前面就會發覺久人很強呢。

不過這豹變也太厲害。

晚上目黑送怜回家,順便給怜一把備用鑰匙,這樣以後就算目黑不再也能自己進來。

免得被懷疑出軌什麼的。

最後被怜勒令禁菸的目黑,決定以吻來代替香菸。

 加修  

這幅CG真美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葉つゆは 的頭像
露葉つゆは

露葉の王房

露葉つゆ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